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态 > 学术研究 >

农村民间组织发展的关键

时间:2009-09-18 17:24来源:ft中文网 作者:沙漠里的鱼 点击:
文章来源: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8688page=2 2009年9月4日,社会组织与中国农村发展论坛在北京饭店举办。其间不少现实、理论及思考的展示与碰撞。会后,FT中文网编辑访问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仝志辉副教授,访谈的核心是当前中国农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8688&page=2

2009年9月4日,“社会组织与中国农村发展”论坛在北京饭店举办。其间不少现实、理论及思考的展示与碰撞。会后,FT中文网编辑访问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仝志辉副教授,访谈的核心是当前中国农村民间组织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是什么。

田毅:在这次论坛中,有专家提出权力和财富是赋予农村民间组织领导人的两大资源。你怎么看呢?

仝志辉:我不这样认为。这次论坛反映出农村民间组织多元化发展的客观态势,但是,仅仅强调多元化发展并不意味着农村民间组织就能可持续发展。村庄社会中其实没有多少权力,从大局来看,党支部或上级都会掌握农村强制性权力中的主要部分,其它组织并不能分享多少。至于财富,经济类组织才会拥有财富,但这样的组织一般在村庄的发展空间也很有限,所以财富也无法足量聚集。一个私营企业主肯定比一个农民组织领导人赚钱,甚至出去打工也比领导一个农村民间组织赚钱。于是,结论很严重,即农村社会的机制无法内在地支撑一个民间组织或者农民为主体的组织的发展。

田毅:那么,如果不考虑这两方面,还有没有其它可以支撑中国农村组织发展的内在资源呢?

仝志辉:有的,我认为另一种资源有可能成为村庄范围内组织建设的一个基础,那就是声望,或者叫荣誉。但这个资源现在流失得很快,因为大家都各顾各,并不看重个人对公共事务的贡献。各类乡村组织,如合作社等,都面临着荣誉资源无法积聚的问题。但村社区作为一个社会共同体,荣誉资源是最需要的,否则就不叫一个村了。

田毅:1949年后的很长时间内,比如人民公社时期,其实荣誉和农民组织化是共存的。

仝志辉:人民公社时期的荣誉是常态,比如,作为共产党员或者积极分子就是个荣誉,那是被国家推广而又得到农民认同的一种资源。成为党员不仅代表要为全村老百姓服务,他还和为全中国多数人服务的一个组织有关,另外他也有能力,大家都尊重他。为什么他愿意当这个党支部书记呢?荣誉是个很重要的需求,当时的村社区内有共同体意识。

目前村委会选举以竞争为原则,这个没错,但另一方面竞争性选举肯定会造成村庄分化。村民代表会议和村务监督,其实暗含的意思是每个村民代表和每位村民都要为集体事业负责,大家是一个村庄共同体的。过分强调竞争原则可能会伤害这样的共同体意识,也不利于存在于共同体意识之上的荣誉资源的发育,而荣誉是农村组织存在和壮大的一个基础。

田毅:现在农村有不少各类专业化服务组织,你觉得它们的未来如何?

仝志辉:这样的组织很多,有以资金为纽带的扶贫组织、技术协会、合作社、小额信贷组织等等,这些都表明组织具有某种专业化的功能。我们今天看到的农村民间组织的发展就充分呈现出这种多元发展的特征。有人把这种多元发展的格局视为农村民间组织大发展的标志。但是,我的看法则正好相反,多元组织确实增加了农村中民间组织的类型,但是,它同时可能预示着农村民间组织很难壮大,多元组织的发展并没有体现为农民组织化程度的提高。我认为各种专业功能组织的发展并没有可持续性,它们必须从专业走向综合,即要办综合农协。

专业化农村组织的发展有两个瓶颈,使它们不能满足兼业小农的综合需求。这两个瓶颈一是在专业化发展格局下,外部资源始终投入不足,二是它们提供的单一功能的服务和农民的综合需求对应不上。

比如,一个农村教育NGO在一个村小学开展工作,它必然要把农村教育和社区发展结合起来。但他们感到困难的是社区解体,村民在物理空间上住在一起,但流动性增加,文化分裂,没有一个共同体观念。那么在村里做任何以村整体利益为目标的工作,不管是教育、医疗,还是合作社,或资金互助,都会遇到不合作者,且这可能是相当多数村民的观念。

田毅:我确实也听不少农村社会组织在发展中有这样的感觉,这是个很现实的难题。

仝志辉:我觉得现在的农村社会组织很多是散漫的,互不联系的,也没法回应农民的综合需求,最终不能解决中国农村发展问题。所以,农民组织应该是综合性的,整合多种功能的。另外它应该是资源自足的,就是内部能产生收益,能自我运转。这样的组织只能是综合农协。

田毅:内部有收益的农协不容易,不仅受产品市场的影响,还会受到资金市场,即金融信贷方面的限制。

仝志辉:我认为综合农协主要有三个功能:合作金融、农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供销及技术推广。实现收益最大的一块是金融,但前提是需要特别法规确定农村金融只能由农会来做。

农会的钱不能像过去农民存在商业银行的钱那样,实际拿去给城市企业和农村富户放贷了。综合农会里的信用部负责金融业务,它有一个纵向支持系统,资金可以在内部融通,完全能实现资金收益。同时农会的系统可承接国家的一些政策性资金支持。总体上,综合农协解决了两大问题,一个是资源自足,一个是综合服务,符合兼业小农的社会基础。

田毅:那么,你开始谈到的村庄荣誉观念和这个综合农协设想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呢?

仝志辉:作为一个村领导,或者是一个村庄范围内发展的民间组织的领导,给他的回报不是权力,也不是财富,他有一个工作收入,另外这个组织可以给他一种荣誉,他就会有发展村庄的愿望或者责任。现在,我们可以把家乡意识、地方观念开发出来,这些就可以成为农民发展村级社会组织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大家相互信任,合作金融也就有了充足的社会资本(或者说社会信任),从而有一个自我维持的基础。村庄荣誉观念是综合农协在乡村两级的基层组织发展所必须具备的一个资源。

 

(FT中文网实习生谢思娜、韦凌云、安丰雪对本访谈亦有贡献;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TAG:关键 发展 组织 民间 农村 一个 综合 资源 农民 荣誉  (责任编辑:沙漠里的鱼)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