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态 > 西部环境 >

祁连山冰川加速消融 河西走廊生态堪虞

时间:2010-08-03 11:39来源:南方报业网 作者:郝莹 点击:
梦柯冰川,祁连山区最大的山谷冰川。它的末端在50年里后退了300米。 罗子欣 摄 7月上旬,格尔木市遭遇洪水,市民转移。 低碳时代元年行动 要保护好祁连山的冰川。这句话,温家宝总理不止一次提起。 去年秋天,他带着这句话经过贫瘠的黄土高原,来到位于兰州的中国科学院寒旱

梦柯冰川,祁连山区最大的山谷冰川。它的末端在50年里后退了300米。 罗子欣 摄
梦柯冰川,祁连山区最大的山谷冰川。它的末端在50年里后退了300米。 罗子欣 摄
    7月上旬,格尔木市遭遇洪水,市民转移。
    7月上旬,格尔木市遭遇洪水,市民转移。


 

  低碳时代元年行动

  “要保护好祁连山的冰川。”这句话,温家宝总理不止一次提起。

  去年秋天,他带着这句话经过贫瘠的黄土高原,来到位于兰州的中国科学院寒旱研究所,专程拜访了一位年过九旬的科学家。

  老科学家叫施雅风,被誉为中国的“冰川之父”。半个多世纪以前,正是他第一次踏进祁连山的梦柯冰川,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冰川监测站。当时,人们试图融化眼前巨大的冰川解西北干旱,如今,冰川的迅速退缩却让科学家们深感焦虑。据甘肃气象部门预计,未来40年,这里的小冰川将消失殆尽。

  来自中国科学院的数据称,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已消失的冰川面积达3000多平方公里,而世界冰川监测服务机构(WGMS)的预测更为严峻:数十年后,全球绝大多数冰川将不复存在。随之而来的将是河流枯竭,草场沙化,海平面上升……一场全人类的灾难。

  南都记者 郝莹 发自甘肃

  梦柯冰川退缩300米

  7月是冰川的夏天,来自南方的湿润气流,和徘徊在青藏高原脚下的自由空气,进入高原的门户,向北吹过长江黄河上游,直达祁连山,带来祁连山区最大的山谷冰川——梦柯冰川的又一场雨。

  晨雨中,中国科学院寒旱研究所工程师王强驱车穿过最后一段戈壁间的便道,往海拔4200米驶去。远处是巨大的黑石山脉,云雾缭绕的山头上,白雪与黑山界限分明。“这就是雪线。”王强说。这片高原已隆起百万余年,当它升高到雪线以上时,发育出了数量众多的山地冰川。

  不远处两道巨大的山谷中,梦柯冰川像穿山而过的汹涌大河被瞬间冻结,到达海拔4300米处戛然而止。中国科学院祁连山冰川与生态环境观测研究站的板房就建在冰舌之下1.5公里处。这并非山上唯一建筑,在监测站的板房旁边,一道残存的老墙已经伫立了半个世纪。

  1958年,这里还是一片被戈壁滩隔绝的地带,施雅风等第一批考察队员在极度艰苦的环境下步入大雪山,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冰川监测站。

  时隔半个多世纪,冰川已悄然发生令人忧虑的变化。王强说,从1958年到去年,梦柯冰川末端后退了300多米。

  此次,王强的任务就是到大雪山考察选址,建立一个冰川监测断面。“这个断面就是用来监测冰川径流变化,气候在加剧变化,我们需要获取长期的数据。”

  海拔4200米的祁连山区,除了几朵野花和斑秃似的高原苔藓外寸草不生,大风夹着砂砾从山谷间穿过。王强随意披了件军大衣,就上山了。冰舌距离监测站有100米的海拔距离,沿着陡峭的石山上去,两座裸露积岩之间的宽广冰丘,就是梦柯冰川,经年沙尘已令冰面如岩层般呈现出灰黄色,夏季的冰雪融水汇成一股激流奔下。

  “登上冰川的唯一办法就是等到一大早河水结冰。7月和8月是冰川消融的旺季,天气越来越热,水流很急。”王强说。尽管今年初雪水丰沛,梦柯冰川像一台造冰机器源源不断地积累冰层,仍不及消融迅速,融化的雪水汇入河流,令其短期内丰盈,而很大一部分则渗入地下流失。

  过度透支,必然带来过早衰竭。

  中科院研究显示,祁连山冰川“入不敷出”已近20年,与上世纪70年代相比,如今平均一年流失10亿立方米,相当于一个北京密云水库。由此推断,祁连山面积在2平方公里左右的小冰川,将在2050年前基本消亡,较大的冰川也只有部分可以勉强支撑到本世纪50年代以后。

  这只是占中国冰川总面积近八成的大陆型冰川的颓景之一。许多冰川的融化速度更为惊人,如在气候更加湿润的长江源头,昆仑山的玉珠峰冰川就创造了平均每年退缩43米的纪录;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曾指出,全球气候变暖使中国冰川面积近40年平均减少了7%。

  牧民一年搬家8次

  去年秋天,温家宝总理经过黄土高原到兰州,最后他说要保护一个地方,拯救两个地方。保护的是祁连山冰川,拯救的是民勤和敦煌,“决不能让它们成为第二个罗布泊和第二个楼兰。”

  这三地是一脉相承的。来自祁连山冰川的融水,穿过雪山下的牧场,穿过高海拔的乡镇,补充广漠内陆的暗河,或滋养河西走廊的绿洲。

  最先吃到梦柯冰川水的是甘肃省肃北县石包城乡的600多名雪山游牧民,和他们的7万多只羊。牧民长年生活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高原地带,在他们心目中,有两样东西最为神圣:成吉思汗和雪域冰川。

  “我17岁那年骑马上冰川,跨过河水下马背,到冰洞里摸冰柱子,冰洞有房子那么大。现在冰川短了一截子,冰洞变成两个小窟窿了。”牧民图雅今年48岁,变化发生于最近的30年间。

  按照王强的解释,冰川退缩,变薄变小,末端也变得更脆弱,上面的冰层坍塌下来,冰窟窿就是这样逐渐消失的。

  除了冰窟窿,退化的还有草场。7月一天早上,图雅开着四驱吉普到乡里修理,车子修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家。同村的牧民全部搬到海拔更高的夏季牧场了,只剩下他一户。图雅还记得几十年前,爸爸带着全家人用骆驼和马搬家,一年搬四次。现在,图雅拥有5000多亩固定草场,一年却要搬七八次,仅去年10月份,就搬了三次。

  “冰川小了,说明天气变了;天气变了,草就没了。”图雅在纸上画了一条波浪线,下面画了一个圆圈。波浪线代表冰川,圆圈代表草地。在他眼中,岿然立于身后的冰川就如一个气候的信号塔,直接影响着牧民的生计。

  而放眼整个祁连山冰川,另一头所维系的,是河西走廊400多万人口,700多万头牲畜,70万顷耕地。河西生态危机四伏,民勤、敦煌等地早已深受荒漠化所困,若祁连山冰川枯竭,无异于将其“生命之源”彻底砍断。

  从人工融冰到沙漠洪水

  从祁连山冰川身上寻求河西走廊解渴之法,甘肃从上世纪50年代已经开始,不同的是,如今人工增雨哺育冰川,往昔则是人工融化冰川。

  1957年,施雅风接受了一个到祁连山考察地质的任务,经河西走廊,翻越祁连山西段进入青海柴达木盆地。这段远行启发了他,“祁连山有那么好的冰川水源,西北却有大片寸草不生的戈壁和干旱的荒漠,应该把冰川水很好地利用起来。”

  施雅风的想法,得到竺可桢的重视,很快,我国第一支冰川考察队成立了。当时正值“大跃进”期间,这支考察队带着“开发高山冰雪,改变西北干旱”的口号来到兰州。施雅风计划用三年摸底祁连山冰川资源,时任甘肃省委第一书记张仲良提出将时间缩短为半年。

  1958年,施雅风等队员与苏联冰川学家道尔古辛进入祁连山,填补了中国冰川学的空白。科研成果伴随着庞大的计划:开展群众性融冰化雪运动,人工增加冰川与河冰融水。1960年甘肃大旱,在甘肃省委“无雨大增产,大旱大丰收”的豪言壮语下,2000多名农民工挺进祁连山。

  敦煌到格尔木,500多公里,戈壁与荒漠,和半个多世纪前并无二致,只是当年的祁连山冰川,如今正“自觉”加速融化。而从祁连山南下,穿过党金山,柴达木盆地那片寸草不生的戈壁沙漠,今年夏季迎来一场意外的洪水。

  7月9日正午,在党大公路(党金山到大柴旦)的修路工人李全业急忙拦下一辆从敦煌南下格尔木的桑塔纳。他刚刚接到妻子从家中打来的电话:温泉水库水位高涨发生险情,一旦溃坝,整个城市将被淹没,兰州调来的部队把她和儿子送到昆仑经济开发区,那是格尔木市地势最高的地方,已经聚集了4个村的村民。

  “这么干旱的地方居然发了洪水,真是开玩笑!”李全业说,从小到大,格尔木一年难得下一次雨。

  他在傍晚赶到格尔木市区,发现部分社区已经倾巢避难,人们驾着拖拉机,带着家什在河堤上鱼贯而过。

  格尔木人没见过这样的险情。它被称为“沙漠上的城市”,密集的内陆河流发源于昆仑山脉的冰雪融水。此次出现险情的温泉水库位于格尔木河的支流雪水河之上,雪水河发源于昆仑山脉的刚欠查鲁马冰川。7月,冰川消融,融水成为雪水河的一部分,进入温泉水库。

  “冰川融水大约占格尔木河上游流域的5%到6%。”中科院寒旱研究所研究员叶柏生说,“随着气候变暖,这个数字毫无疑问地在增加。”

  青海省气候中心给出更开放的分析,称冰川融水补给量占格尔木河年径流量的24.5%。并判断降水异常偏多与冰川融水叠加,是造成此次罕见汛情的气候成因。

  据中科院的研究,近几十年来中国西北地区气候正由暖干向暖湿转型,温室效应将使其夏季平均日最高气温明显上升至少3-4℃,而降水将普遍增加两成甚至三成以上。而事实还远远超过预估,格尔木今年上半年的降雨量比去年增加接近3倍。

  沙漠洪水,是气候变化之下冰川的“过度消费”,专家同时指出,对于冰川补给性河流而言,冰川消融虽然短期内增加了径流,随着消融加速,长期的结果是河流枯竭、水荒发生。

  气候变化之争

  冰川消融背后,隐藏全球气候变化数据。据监测,祁连山区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之间,气温上升了0.1℃,到了90年代,气温比60年代上升了0.76℃。气温在90年代后大幅升高,2000年到2005年的气温与60年代相比,升高了1.17℃。

  “气候变化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升温多少,在于升温速率。历史上1000年上升1-2℃,现在50年上升1-2℃。”叶柏生说。

  根据《中国冰川目录》包括梦柯冰川在内的5座冰川物质平衡对气候的响应分析,当年降水量不变,夏季平均气温升高1℃,西北冰川面积可能缩小量达40%。而长江源头冰川同样面临消退的困境,有报告称,长江源区冰川从1993年开始强烈消融,预计到2060年,长江源区冰川面积将比1970年减少11.6%,与之成反比的是,长江源径流将增加28.5%。

  关于近50年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认为“非常可能由人类活动造成”,而一批科学家组织的非政府间国际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NIPCC),则针锋相对地提出,是太阳等自然原因。

  “事实上,所有人都承认最近100年间气候是在变暖的。争议在于,一部分人认为这是气候历史上正常的暂时波动;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气候变暖已经脱离了这一个过程,更多是温室效应所致。我个人也倾向于是人类活动造成的温室气体叠加到复杂的气候变迁之上,造成了全球的升温。”7月2日,叶柏生说,“冰川融化是一个缓慢而微观的过程,其影响将是深远的。”

  数天之后,同样是来自于中科院寒旱研究所的新消息传来:在与梦柯冰川东西相望的祁连山东段冷龙岭,已有27条冰川消失。

TAG:祁连山 冰川 消融 河西走廊 生态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9)
81.8%
踩一下
(2)
18.2%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