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态 > 西部环境 >

新闻观察:温家宝总理关心甘肃的四件事

时间:2007-09-22 03:57来源:新华网 作者: 点击:
新闻观察:温家宝总理关心甘肃的四件事     “作为甘肃代表,我关心并希望做好四件事:一是决不让民勤变成第二个罗布泊;二是一定要保护好敦煌的生态环境和文化遗产;三是保护好祁连山冰川;四是防止黑河、石羊河流域沙化和河西走廊地区耕地盐碱化

新闻观察:温家宝总理关心甘肃的四件事



    “作为甘肃代表,我关心并希望做好四件事:一是决不让民勤变成第二个罗布泊;二是一定要保护好敦煌的生态环境和文化遗产;三是保护好祁连山冰川;四是防止黑河、石羊河流域沙化和河西走廊地区耕地盐碱化。”———摘自3月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甘肃代表团的发言

    全球气温上升,冰川融化,自然灾害频繁,生态环境恶化,直接威胁着人类的生存。保护生态环境,成为当今世界共同关注的热点问题。8月6日至20日,陇原环保世纪行“人与自然和谐”记者采访团深入河西走廊,南到祁连山冰川脚下,北至腾格里大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边缘,亲眼目睹这里生机勃勃的绿洲农业,也深切地感受到这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态危机。保护河西走廊的生态环境,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形势逼人,任务艰巨。

  
    民勤与罗布泊

    蜜瓜飘香,瓜农正忙。8月的民勤大地,一派丰收的景象。 
    碧波荡漾,水面浩渺。红崖山水库来水增多,给这片干涸的沙漠绿洲增添了生气。 
    从水库向西,便是民勤连古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红崖山保护站区域。道路两边拉起的铁丝围栏内,白刺、麻黄、梭梭等沙生植物一片郁郁葱葱。由这里再向西,便是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这个保护站守护着70多万亩的野生沙生植物。两年多来,保护站职工拉起了50公里的围栏,使这片土地在自然修复中重新焕发出了生机。 
    连古城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张有佳说:“红崖山保护站管辖区域直接关系到红崖山水库的安全存亡,关系到民武公路的畅通安全,是民勤绿洲的绿色守护神,其生态区位和自然保护的重要性非同寻常。” 
    寥寥数语间,让人感受到民勤人生态环保意识的觉醒。 
    民勤县位于河西走廊东北部、石羊河流域最下游,东、西、北三面与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相连,成为两大沙漠包围中的“一叶孤舟”。近20年间,气候趋于干旱,石羊河上游来水减少,民勤绿洲已由过去的阻沙天堑变为沙源,全县荒漠化面积达94.5%,荒漠边缘正以每年3至4米的速度向绿洲推进,成为全国最干旱、荒漠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也是我国北方地区最大的沙尘暴中心和起源区之一。 
    上世纪50年代,民勤境内湖泊众多,北部的青土湖原为石羊河终端湖,湖区曾是民勤县经济条件和生活环境最好的地方。1958年,随着红崖山水库的建成,青土湖干涸,水域景观逐渐蜕变为旱生荒漠景观,流沙的侵入最终导致青土湖10万亩土地荒漠化,附近9万亩良田被迫弃耕而沦为荒漠,湖区已有3.33万平方公里天然灌木林枯萎、死亡。在仅仅50年的时间内,沙进人退,耕地荒芜,生态环境恶化,已有成千上万的村民沦落为“生态难民”,有的自然村已经空无一人,有的只有寥寥几户守望者正在经受风沙的侵虐。至今,湖区已有3万多人被迫离开家园。 
    地上来水不足,人们便开始大规模地开采地下水。曾经在一个时期内,民勤境内有1.1万多眼机井。大范围的挖井抽水,导致当时的地下水位每年以0.5米至1米的速度下降,有的地方已下降到40米,有的地方打出的水又苦又咸,失去了利用价值。由于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民勤许多地方的人们又开始返贫。据民勤县统计,1997年以来,湖区已有1.2万户、5.8万人返贫,风沙沿线的村社人口由于无法生存而外流,昔日的家园正在被风沙吞没。 
    有专家指出:“民勤的生态问题是大气环境长期变化和农业经济规模持续扩大共同影响的结果。民勤是西北风沙线上的一座桥头堡,阻隔着两大沙漠的合拢。民勤绿洲的存亡,关系着河西走廊的生态安全。一旦民勤失守,就会危及武威、金昌,整个河西走廊将被截断。”“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 
    2001年以来,温家宝总理10多次批示关注民勤的生态问题。 
    在历史的长河中,罗布泊也曾经是碧波荡漾的地方,丝绸之路在这里繁荣了几百年。有关记载表明,1921年,塔里木河在尉犁县改道涌入孔雀河,东注罗布泊洼地,形成了近代罗布泊。水域面积最大时,罗布泊面积在3200平方公里。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期,塔里木河下游修筑水库,孔雀河上先后筑起多道堤坝,罗布泊断绝来水,日趋干涸。1972年,卫星影像显示,罗布泊已成为广袤的干湖盆,滴水无存。在大自然生态系统中,罗布泊曾起到调节塔里木盆地东端干旱气候的作用,由于湖水干涸,湖区周边沙化,罗布泊成为令人痛心的“死亡之海”。 
    保护民勤的生态安全,已成为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干部群众的共识。节水成了民勤人共同关注的问题。他们把目光从传统的大田种植向高科技农业转变,发展节水农业,提高农业经济效益。近两年关掉了1000多眼机井,退出了10多万亩耕地,减少耕田种地对自然环境的影响。目前,民勤连古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已扩大至500多万亩,占全县面积的1/4,以保护荒漠天然植物群落为主。几年来,通过围栏禁牧、人工育林等措施,保护区内植被得到了大面积的恢复,成为阻挡巴丹吉林沙漠扩张,保护民勤绿洲的绿色屏障。 
    几年来,民勤的生态保护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局部地方生态环境有所改善,但生态恶化的整体趋势并没有得到根本性扭转。解决民勤生态危机,确保西部生态安全,需要走的路还很长。

   敦煌与楼兰

    “决不让敦煌成为第二个楼兰。”在敦煌,立在公路两边的宣传标语,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敦煌人保卫家园的决心和信心。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在唐代诗人李白的《塞下曲》中,“楼兰”只是一个边远的代名词。在唐及以后的千年中国历史中,并没有关于楼兰的任何详细的文书记载。直至1900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来到罗布荒原,发现了这座被风沙掩埋的古城,揭开了尘封几千年的楼兰古城面纱。

    楼兰王国遗址位于今天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若羌县北境,罗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7公里处。在历史的长河中,孔雀河、罗布泊孕育了楼兰文明。楼兰立国700多年,最昌盛时期是在西汉年间,有1.4万多人。楼兰城是楼兰王国前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它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等地,是古代“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交通枢纽城镇,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起过重要作用。早在公元前77年,楼兰地区已是西域农业发达的绿洲。《水经注》记载,东汉以后,由于当时塔里木河中游河流改道,导致楼兰严重缺水,最终因断水而废弃。关于楼兰国的神秘失踪,近代学者比较著名的论述是气候恶化论,认为是因为自然变化,造成了楼兰王国的消失。

    在地理上,敦煌离楼兰古城只有200多公里左右,是丝绸之路上相连的驿站。楼兰古城经历过的河流断流,沙进人退,如今在敦煌绿洲同样地上演着。而鸣沙山距离敦煌城区的直线距离仅仅两三公里,使敦煌成为河西走廊距离沙漠最近的城市。如何避免重蹈楼兰古城消失的厄运,保护莫高窟,拯救月牙泉,是敦煌面临的最现实而又迫切的严峻问题。

    上世纪50年代,月牙泉的水域面积达20多亩,深7米;而如今水面仅有区区七八亩,水深仅1米左右。据文献记载,月牙泉四面环山,“沙水共生、山泉共处”,泉水不为黄沙掩盖,堪称沙漠奇观。两千多年来,尽管风沙肆虐,月牙泉依然碧水粼粼。8月14日,在月牙泉景区,依然游人如织。一位广东游客说:“现在来就是想一睹月牙泉的沙漠奇观,怕再过若干年就看不到了。”

    月牙泉自古以来被认为是敦煌的“眼睛”。有关专家认为,如果月牙泉消失,将直接导致敦煌市区的自然环境和旅游环境恶化。据莫高窟的有关专家讲,沙尘天气增多,风沙对洞窟的雕像和壁画的破坏有增无减,已有一些窟区、窟顶遗址因风蚀而残败不堪。

    在过去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党河水穿境而过,敦煌绿洲是疏勒河流域水草丰美的地方。上个世纪70年代,疏勒河及其支流党河上陆续建起了水库,造成河流断流,敦煌境内湿地湖泊来水补给断绝。导致月牙泉近年来水位急剧下降,水域面积迅速锐减。加之人们无节制地开荒打井,使敦煌绿洲的生态环境不断恶化。据当地林业部门统计,建国初,敦煌东湖、西湖、北湖以及南山一带有天然林219万亩,其中胡杨林4万亩,是不折不扣的“绿色屏障”。至2005年,敦煌境内的天然林消失了近一半,仅存130万亩。敦煌境内的湿地面积曾经达375万亩。而今,减少了近1/3,绿洲区内的1万余亩咸水湖和1000余亩淡水湖中,80%已消失。

    月牙泉萎缩给敦煌人敲响了生态警钟。为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2004年,敦煌市制定了禁止垦荒、打井,禁止移民的“三禁政策”,力禁人为因素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降低敦煌绿洲的环境承载压力。人们的努力没有白费,近几年来,月牙泉的水位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在党河源头的肃北县盐池湾,由采金者制造的生态劫难,让人触目惊心。这里的冰山冻土、高山寒漠、高山草甸草原、湿地和荒漠,构成了独特的生态系统,是党河、疏勒河、榆林河的水源涵养地,也是敦煌、瓜州、玉门、肃北、阿克塞5县市重要的水源地。据了解,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大量的采金者拥入盐池湾,把盐池湾挖得千疮百孔,草原上堆积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沙砾山。今年以来,肃北县开展了保护盐池湾的禁采活动,关闭采场、不留人员、不留设备,全面禁采。通过几个月的努力,盐池湾又恢复了平静。8月15日,肃北县林业局局长索依拉说:“盐池湾大部分地方海拔在3000米以上,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几乎无法恢复,保护盐池湾还有很多事要做。”酒泉市林业局局长王生德说:“盐池湾是敦煌绿洲的天然生态屏障,没有盐池湾便没有党河水。保护好盐池湾的生态,对于敦煌有着重要的意义。”

   祁连山的冰川森林草原

    8月7日,途经乌鞘岭,回首望去,往日白雪皑皑的马牙雪山已变成了青褐色。天祝县林业局副局长张宏林说,“马牙雪山景观消失也只是近几年的事。”

    马牙雪山是祁连山冰川的一部分。祁连山冰川雪山是石羊河、黑河、疏勒河三大水系、56条内陆河流的源头,是甘肃河西走廊绿洲的水源基础。根据卫星遥感资料对比分析,省气象局的专家们指出,“近20年来,随着全球性的气温上升,祁连山冰川大幅缩减,冰面继续减薄,融水比上世纪70年代减少了大约10亿立方米。冰川局部地区的雪线正以年均2米至6.5米的速度上升,有些地区的雪线年均上升竟达12.5米至22.5米。”有专家指出,“如果祁连山雪消冰退,千里河西走廊就会变成荒漠,由此而起的沙尘暴将会席卷大半个中国。”

    专家分析,祁连山冰川退缩、雪线上升除自然气候的因素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祁连山周边环境恶化,包括人口膨胀,超载放牧,过度开垦,破坏了冰川区域的生态环境。

    甘肃省祁连山水源涵养林研究院院长刘贤德说,“祁连山是一个庞大而完备的生态系统。山顶的冰川雪山是天然固体水库。依次向下的坡地为原始森林与草地,构成祁连山独特的水源涵养林,这些森林处于冰川雪山和河川水系之间,起着调蓄、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增加水量、调节气候的作用。因此,河西走廊的生态状况,甚至中国北部的生态状况,都与祁连山的生态状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裴雯说,“祁连山生态脆弱,局部生态仍在恶化。草场超载放牧,草原利用过度,牧地向林地推进,浅山区灌木林退化严重,荒漠化加剧,水土流失严重。”

    祁连山草原由东向西,依次分布在天祝、山丹、民乐和肃南县境内,总面积约1000万亩。天祝县政协最近的一次调查表明,在县域内的石羊河源头祁连山林区,有9个乡镇,草原面积为266万亩,理论载畜量26.6万个羊单位,实际饲养量49.3万个羊单位,超载近一倍。在整个祁连山保护区内的8个县区,有牛羊500多万头(只),超载5倍多。由于过度放牧,造成草原生态恶化。更令人不安的是,当地群众大规模饲养山羊,山羊刨食草根,啃食灌木,更加剧了草地生态恶化。据有关部门统计,在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内的8个县区,至少有30万只山羊,每年啃食毁坏的灌木面积达15万亩,还有大面积的草地被毁坏。在辽阔的肃南草原,垦荒种植、乱采乱挖、超载放牧等人为原因,造成草原大面积退化,灌木林减少,成为祁连山自然保护区长期以来的难题。

    祁连山脚下草地生态恶化,给人们敲响了警钟。近年来,祁连山草原所属各地普遍实行禁牧围栏、退牧还草工程,从天祝的松山草原到山丹的马营草原,以及到肃南的马蹄林区,在拉起铁丝围栏的封育区内,野花盛开,牧草茂密,已经得到休养生息,天然草场又开始显露生机。

    裴雯说,“令人欣喜的是,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成立以来,森林资源得到了有效管护。实施天保工程以来,通过封山育林、退耕还林,林区内宜林荒山荒地的植被覆盖率达到80%以上,林地面积由上个世纪80年代的42万公顷增加到现在的57万公顷。祁连山水源涵养林的生态功能,正在得到自然修复。”

    祁连山水源涵养林研究院的专家说:“祁连山的冰雪消长是我国北方生态变化的晴雨表。祁连山是河西走廊经济社会发展的命脉,保护祁连山,就是保证全省及整个华北地区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省人大环境资源保护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丁国民说:“保护祁连山的生态与环境,就是保护河西走廊的生命线”。(记者 白育庆)

   编辑:朱霞

TAG: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43)
97.7%
踩一下
(1)
2.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