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对话 >

《怀念羊》:狼图腾与羊文化

时间:2007-02-09 12:49来源:网易论坛 作者: 点击:
《怀念羊》:狼图腾与羊文化   当下,文学界很是流行“狼文化”,于是,静下心来的时候,我常想什么是狼?而说狼又离不开羊,于是,就有了我的这篇文章。     在我的概念里,人是因为善良而高贵的。近两年,“狼文化”的代表莫过于《狼图腾》这本书了,还

《怀念羊》:狼图腾与羊文化


  当下,文学界很是流行“狼文化”,于是,静下心来的时候,我常想什么是狼?而说狼又离不开羊,于是,就有了我的这篇文章。  

  在我的概念里,人是因为善良而高贵的。近两年,“狼文化”的代表莫过于《狼图腾》这本书了,还有狼的什么营销战略、狼的什么性格等等,我不认为这些书的面世有什么不对或者不好,更何况我非常喜欢《狼图腾》。在《狼图腾》里我看到的是一个民族或者说是一个人应该具备的血性,我自作主张地将这血性称为狼性。但也正是这个原因引起了我的思考:让人们具备“狼性”不过是一种倾向性或者是意识性的主张,而生命最根本的是要具备善良,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说的就是这一与生俱来的实质。  

  如果按照道家的理论把我们这个世界分为阴阳两极,阳为天,阴为地,而生活在天地之间的人应该是吸收了天地之灵气的。我常常想,天在我们的头上,它是虚的;地在我们脚下,它却是实的,这也是我们脚踩大地而向往天空的理由——真实的大地让我们依恋,空虚的天空里盛载着我们的理想——阴和阳就这样被人们分了开来的。  

  孔子说:“天地之性的本性,人是最高贵的。”高贵的人低下头来向自己身边的狼和羊学一些东西是完全可以的,如果说“狼性”是一种血性,那么它应该是向虚无的天空里伸张的,是一种教化或者说是成长的表现。羊呢?这个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被人类驯服了的家畜,温顺地和人类一起风风雨雨地走过了那么多年,人类对它充满了无限的情感,将它视为吉祥、视为财富。它像玉一样圆润得让人爱怜,又像钱一样真实得让人心动——君不见多少年了,我们在账本人民币的小写前还要加一个“羊”字来表示。但是,羊又被人们理解为软弱的一种化身,像“你这个替罪羊”、“你乖得像一只绵羊”大约都说的是这个意思。事实上,善良的东西一般都会被我们理解为软弱的,进而使我们忽略了善良最初的本质——这就是我要说的羊或者羊性了。  

  我一直在想,就天地、男女而言我们离哪个更近?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天地哪个更离我们近的答案,但就男女而言我相信这点:我们每一个传承母亲的东西要比父亲的多得多,因为这个,即使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突然受到惊吓时也会喊“我的妈”,而不是“我的爹”。如果真像道家的理论“天为阳、地为阴,男为阳、女为阴”的话,我想,父亲代表的应该是天空,而母亲代表的应该是大地了。如此推断,作为生命的个体,我们应该是离地近而不是离天近,因为我们每走一步都不能离开大地,而天永远在我们的头顶,高高在上。  

  十多年前,我看到一个外国作家说过的一句话这样的话“大地的真正形象是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孩子”时,就问自己这话是对的吗?这些年,我一直在大自然中找寻着真正答案。  

  我的老家在甘肃省靖远县的一座旱塬上,离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西海固地区不远,因而也粘连着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在1972年确定为不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而我真正去西海固却是大前年7月份的事了,一个阳光炽烤大地的季节。我来到了一个叫“喊叫水”的地方,这个名字一听起来就让人心颤。相传一千多年前,北宋忠军杨家将在抗击辽国入侵的战争中,兵锋直抵西北黄河北岸的贺兰山,征途中至喊叫水时,水尽粮绝,兵马饥渴难奈。杨家将南征北战,常胜不败,怎能坐困山中?霎时,英雄胸中升起勃然不可磨灭之气,扬鞭跃马,想奔出“死亡”之地。可是战马呼啸腾空嘶叫不前,叫得穆桂英这位女中豪杰心焦如焚,随后,她大声呼喊:水、水、水啊?  

  这喊声撕肝裂胆,响彻天宇,震撼山谷,久久回荡。余音渐渐散去后,只见马蹄下渗出清清的流水来,喊叫水由此拥有了它这个十分响亮的名字。千年之后,人们渐渐忘却了穆桂英当年于喊叫水的英雄气慨,却在喊叫水的喊叫声中将喊叫水当成了一个极为缺水的穷地方。  

  我在喊叫水待了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准备乘车离去时,忽然注意到这里绝大多数人家的院落里都有两个坚起地类似于馒头状的东西,当地人称其为“土粮库”,说是建它因为当地气候干燥,老鼠较多,为了防止辛辛苦苦种下的粮食被老鼠偷吃掉。“土粮库”用土块砌成,外面糊上泥巴。因为底部筑了水泥,老鼠无法进入,只能从“粮库”的外围进入,而那样人们会即刻发现,并很快消灭它。“土粮库”矗立在农家的院落中,如同大地竖起的“布袋奶”,哺育着世代生存在这里的人们。面对这大地的母乳,再想想厚土苍黄的喊叫水,我忽然就觉得有些心酸了——在这里我们的大地母亲裸露着胸膛!  

  大约是在一年后,我只身一人来到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在塔河镇,我雇了一位女司机沿沙漠公路穿越大漠,可在沙漠腹地我们却遇到了沙尘暴。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走着走着天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接着我们看到地上的流沙就像大蟒蛇一样地涌动了起来,再接着我们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只听见沙子打得车玻璃“哗啦啦”地响。我有些怕,再加上来前就听说过沙漠会把人活埋了的说法就更怕了,而当想到自己远方的亲人心里甚至有一种酸楚得想要哭的感觉。  

  黑暗中,女司机对我说:“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强打着精神和她开了句完笑:“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没想到她比我更会开玩笑:“如果你今天要死掉,我愿意为你生下一个孩子!”她的这句玩笑一下子把黑得什么也看不到的车内说得像个家一样温暖,而当车玻璃上的沙子打击的声音渐渐变小,她朝我妩媚一笑,我们很快穿过了整个大漠。  

  后来的路是特别好走的,景色也是格外迷人的,我觉得那一座座的沙丘真的很像一排排的乳房,金光灿灿的。我想这就是大漠,这也许就是大地母亲的形象。我记得有一句话说的是在大漠里,每一座沙丘都是一座坟墓,但又谁想到曾经水草肥美的大漠给人们的给予呢?其实,当年,这些沙丘都是一顶顶的帐房,那账房升起的饮烟诉说着母亲的年轻与美丽。如今帐房没了,但母乳还在,还向人们诉说着她曾经的孕育。大地让我们无节制的索取或者大地给我们无私的给予,这给予本身就是一种伟大的善良,它就是我们生命的基石,也是养着我们的“羊”。  

  生活就这样让我看到了母亲的形象,也让我在这形象中理解了大地,现在要是有人再问我大地是个什么样子,我的回答一定是:我见过了,她像我的母亲。  

  我说的这些都是大地让我们必须懂得的善良本质。


相关资料:
 

37万言与“狼”对话 

  路生长篇小说《怀念羊》将与读者见面

   -------------------------------------------------------------------------------- 

  晚报记者赵武明 

  本报讯由本报总编辑银鑫作序,我省青年作家、本报编辑路生历时8年创作完成37万字的长篇小说《怀念羊》,日前已脱稿并已交付出版社,预计不久将与读者见面。在这篇小说里,作者通过狼羊对话提出了人生路上我们需要具备的不仅是狼性,而是“狼性羊心”。据悉,为了让读者先睹为快,本报将于近日连载该书的节选部分。 

  讲述家族百年历史 

  《怀念羊》讲述了一个据说有少数民族血统家族近百年的历史。成功塑造了路在贵、白如云、张一梅等一个个非常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结构巧妙,悬念重重,高潮迭起。作者通过这个家族中三代军人的传奇经历,以真诚的笔调与朴素的情怀对于小说人物命运进行了展示与揭露,进而完成了人类对土地、对家园、对社会、对自然的伟大情感的理性诠释。作者说,他其实讲了一个杀羊的故事。故事里的白如云是他的奶奶,一个善良质朴的农村妇女;故事里的路在贵是他尕爷,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军人。在写完了这个故事后,他发现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是“狼性羊心”,他觉得人生在世官当得再大也得退休、钱挣得再多也带不到坟墓里去,只有文字是永恒的,他用文字完成了一种生命的接力。 

  历时8年与“狼”对话 

  路生说,他写这部37万字的小说大约花费了近8年的时间。为写它,作者曾去过父亲当过兵的昆仑山,也曾经在新疆广袤的戈壁里寻找过他从来也没有见过的爷爷……据说,爷爷当年所在的国民党军队就在河西一带,后来,败了,逃窜到了新疆的哈密一带,又进入戈壁,在那里死了。他还去过奶奶当年徒步6年离开的老家,在那里他找到了奶奶家里当年的一截土墙,连一个亲人也没有了……作者认为人是因为善良而高贵的。 

  这两年,“狼文化”的代表莫过于《狼图腾》这本书了。在《狼图腾》里他看到的是一个民族或者说是一个人应该具备的血性,他将这血性称为“狼性”。但也正是这个原因引起了他的思考:让人们具备“狼性”不过是一种倾向性或者是意识性的主张。而羊这个很多年前就被人类驯服了的家畜,温顺地和人类一起风风雨雨地走过了那么多年,人类对它充满了无限的情感,将它视为吉祥、视为财富。路生说,羊文化并不代表软弱,它包含了奉献、牺牲、担当、爱、服务、民主、圣洁、慈爱等等。 

  圈内人士如此评说 

  《藏獒》作者、著名作家杨志军看了这部小说后说,我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封建历史的国家,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有两种文化一直相互交融着: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这两种文化的最终交融结果是:我成不了狼,那一定是羊;下级是上级的羊,上级又是上上级的羊。这是一种被压制的畸形文化,并没有形成狼羊的对等,所以,这就形成了中国人一心想做狼而不想当羊的意识,进而忘记了我们是龙的传人而非狼的传人。 

  本报总编辑银鑫认为,这本书之所以打动读者,是因为这本书体现了一种人性的光芒,由此折射出社会的某个层面。读者在阅读时能够捕捉或暗合自己的所做或所思。羊在我们的印象中很柔顺,但实际上羊的忠诚度缘于感恩,终于感恩。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推崇这种精神。 

  我省青年作家徐兆寿说,这本小说的主题选择很好。狼代表了人的一种欲望,向恶的方向发展;羊代表一种和平,向善的方向发展。从理性来讲,我们需要的不是恶的狼性,而是善的羊性。 

  ■作者简介 

  路生曾用名路子、土金等,1976年生,甘肃省靖远县人,有四分之一少数民族血统。曾在军旅,现为《兰州晚报》编辑、记者。自1992年至今,在《青海湖》、《绿洲》、《飞天》、《西北军事文学》、《解放军文艺》等刊物发表过中短篇小说18部,及其他文学作品共150余万字。被媒体和评论界称为“西部第三代小说家代表人物”之一。近年来,他几乎走遍了西部,并在《旅行家》、《大地》、《游遍天下》、《人与自然》、《丝绸之路》、《新西部》等刊物发表人文地理类文章50余万字,被称为“用身体丈量大地的歌者”。《怀念羊》系首部长篇小说。 

  [b]据2006年8月7日兰州晚报A23版 

  欢迎登录兰州晚报网站查看此稿编辑版http://lzbs.com.cn/wb/2006-08/07/content_836769.htm 

  怀念羊晚报节选连载地址http://lzbs.com.cn/wb/2006-08/12/content_842562.htm 

TAG: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