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勤在线 > 文化教育 >

民勤教育,会不会步会宁的后尘?

时间:2010-04-26 14:47来源:网易博客 作者:刘兴吾 点击:
在民勤,“教育移民”是一项被叫得很响的政策,也是社会各界很自豪的一个说法。民勤人“砸锅卖铁苦功子女上学”的劲头,怎么说也能和会宁并驾齐驱。民勤的众多家长,来县城陪学生就读,几乎和会宁就是一个版本。民勤在外求学的学生,毕业回来的,寥寥无几,和会宁十分相似。

  《民勤教育,会不会步会宁的后尘?》

  文/刘新吾 文章来源:http://xw203.blog.163.com/blog/static/980288201021193940179/

  材料1:目的在于逃离家乡,让强势地方选妃子选壮丁的教育,于国于民于家乡有害无益。自恢复高考制度以来,会宁向全国各地输送了4万名学子,学士数以万计,硕士数以千计,博士数以百计,可是,至今会宁仍然是甘肃最贫困的县之一。这些学子像水分子一样从家乡蒸发,适彼乐土,逃离了家乡。他们个人也许会是幸福的,但对会宁来说,却是不幸的,数十年来不变的贫困在证明着这种不幸。

  会宁教育,好似逃离贫困的弹射逃生器。有幸踩上这弹射器的人,被射入幸福的天堂。那些无数在贫困的地狱里煎熬的人,在全力以赴制造弹射器,以图把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弹射出去。弹射出去的人,逃离了贫困;操作弹射器的人,却得到了终身贫困。

  想必,那些学士硕士博士们,在异国他乡会比家乡幸福得多。与会宁想比,其他地方也许是天堂。去了天堂里的人倒是幸福的,但是,留在地狱里的,只有漫无边际的贫困,只有那架似乎很光亮的弹射器。会宁教育,会宁人民的歧路也;会宁学生,歧路上的亡羊也;会宁教师,弹射器上的螺丝钉也,将绵羊引上歧路而拿工资者也;会宁县政府和教育局,弹射器制造商与批发商也。

  材料2:大约4年前,38岁的武志霞带着两个孩子从这里走出去,住进县城北部一处狭窄破旧的出租房,一边打工一边供孩子读书。这个游离在会宁县城的特殊群体被叫作“陪读家长”。他们形成于上世纪90年代,并在2004年前后渐成气候。据当地教育局统计,已有近1万名陪读家长聚集在会宁县城,在各个中学周围形成方圆1公里的“陪读村”。

  武志霞和女儿刘永玲租的“家”只有6平方米,一张床占去了绝大部分空间,墙壁被熏得发黑。1月8日晚上,武志霞在这个斗室里整理女儿的复习资料。她没读过一天书,暂时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她移动这些书本时,小心得像对待易碎品。2008年,武志霞的人生事业已经完成一半,儿子刘永伟考上大学。但高昂的学费马上让她负债累累。“再苦都要供。”武说,“被逼上梁山了!”

  这基本也是万名陪读家长共同信奉的逻辑。他们辛苦而卑微地游离在城市边缘,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供孩子上学。大多家庭靠打工或家里寄钱度日,还有一些甚至还要通过捡垃圾来维持生计。曾有一位母亲,靠乞讨米面送到学校给孩子吃,硬把孩子送进了大学。

  “作为母亲,这是我们生存的动力。”陪读家长成凤英说。这些聚生在城市贫民区的陪读群体催生了周边完善的消费链和配套设施,它们就像一个自给自足的世界,连接希望与现实的两端。在这里,陪读家长们团结,照应,甚至同病相怜。学校是共同的指挥棒,让家长和孩子钟摆式地往返其中并遥控着他们的喜怒哀乐。武志霞和院子里其他5个女人共同打点这个简陋的落脚点。闲时就聚在一起说说老家,还做些针线活。孩子自然是焦点话题,贴在墙上的奖状则是最荣耀的战利品。

  上面的两则文字,是老刘从网上看到的。它们要提示的实质,就是在会宁,教育曾是绝大多数农村家庭改变自身命运的惟一通道,也是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立县之本”。在中央财政对于西部教育长期投入不足的背景下,会宁人对“读书脱贫”寄予着赌博式的希望,如今却发现“教育立县”已遭遇了“教育破产”。如果我们把上面文字中的会宁,全部换成民勤,这何尝又不是民勤教育的现状呢?

  民勤县,位于河西走廊东北部、石羊河流域最下游,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灌区,是由石羊河下游的地面水和潜水长期发育形成的我国荒漠区典型的沙漠绿洲。时至今日,民勤的沙漠化问题日益严重,水资源匮乏,人口数量及增长速度超过环境承载力,中国科学院研究员陈广庭曾经对媒体这样说“按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这片绿洲的生命可能不到17年” ,那时民勤将重演罗布泊的悲剧!民勤严峻的生态问题受到了中央领导的重视,温家宝总理指示到“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民勤的自然环境和生存条件,与会宁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民勤县历来有重教尚学的优良传统,特别是近年来,县委、县政府坚持“科教兴县”的发展战略,切实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结合实际,确定了“教育教学质量大幅提升、学校管理水平大幅提升、安全责任事故持续下降、贫困学生上不起学的贫困面持续下降的“两升两降”发展目标,提出了“实施大教育战略,争创全国教育名县”的口号,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以提高教育教学质量为中心,以改革创新为动力,以素质教育为突破口,进一步深化改革,强化管理,锐意进取,奋力拼搏,努力办让人民满意的教育,教育各项工作步入了“快车道”。民勤政府对教育的重视和投入,也绝不比会宁逊色。

  恢复高考以来,全县共向各类大中专院校输送学生38219人。2009年,全县参加高考的学生5639人,比2008年减少229人,综合录取4625人,比2008年增加了678人,综合录取率达82.02%,比去年提高了14.76%;有2名学生被清华大学录取, 80名考生被“985”工程院校录取,162名考生被“211”工程院校录取。其中职教高考录取782人,录取率达96.07%,两项指标均居全省、全市第一。民勤教育的成果,也更接近会宁的数字和成就。

  在此,老刘要说的是,在民勤,“教育移民”是一项被叫得很响的政策,也是社会各界很自豪的一个说法。民勤人“砸锅卖铁苦功子女上学”的劲头,怎么说也能和会宁并驾齐驱。民勤的众多家长,来县城陪学生就读,几乎和会宁就是一个版本。民勤在外求学的学生,毕业回来的,寥寥无几,和会宁十分相似。民勤现在,已经成了甘肃省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地区之一,想必也跟会宁更接近。但愿民勤,不要和会宁一样,“教育立县”最终遭遇着了“教育破产”,成了会宁教育的翻版。

TAG:民勤 教育 会宁 后尘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