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沙漠化 > 沙尘暴 >

拿什么抢救沙漠边民勤,GDP还是移民?

时间:2006-07-24 07:27来源: 作者: 点击:
拿什么抢救沙漠边民勤,GDP还是移民?

沙尘暴在民勤大地上咆哮




  在祖国的西北部甘肃省,有这么一个县,它因沙漠出名,它因贫困著称,这块土地叫做——民勤。

  它像一把楔子天然横亘在两大沙漠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之间,目前这两大沙漠正在以年均以10—20米的速度迁移,从东、西、北三面以流沙的形式进行迁移;一年365天有139天是风沙天气,全县荒漠化面积更是高达土地总面积的94.51%,而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已然在其南部会合。

  在这种严峻的沙漠化形势下,雪上加霜的是,地下水位每年仍以 0.5米至1米的速度下降,13.5万亩为了治沙而种下、以耐寒著称的沙枣林因此而枯梢衰败,35万亩白茨、红柳等天然植死亡或半死亡,历来被视为农田保护屏障的柴湾植被萎缩,名存实亡……

  水干风起,沙逼人退。民勤还究竟适不适合人类生存?

  眼见河西走廊将被拦腰斩断,眼见兰州乃至中原地区的天然生态平岛从阻沙天堑变为沙源,温家宝总理十多次指示要求,“绝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

  然而,解决民勤的生态问题和30万人民的生存问题,难道仅仅是中央财政拨款就能解决的?

  民勤人民是去是留,是就地开展工业生产,还是生态移民一走了之?

  哪条路线最符合民勤人民的利益,哪条道路最有利于民勤的生态保护?

  
解决之道:农业向工业转化?


  《尚书·禹贡》里记载,民勤曾有一个大泽,叫潴野泽,其时情状为“碧波万顷,水天一色”。

  在这片曾经水草肥美、今却成盐碱和沙荒的土地上,种植粮食是当地主要的经济生活。甚至就在90年代中期,民勤县每年还要向外面出售商品粮。对此,甘肃省科协副主席魏万进曾经算过一笔帐:

  “民勤县一年要出售商品粮7.3万吨,耗水102亿立方米。就水与粮食的转换讲,从民勤调出7.3万吨商品粮,就相当于从缺水的民勤调出102亿立方米的水。此外,每年从黄河向民勤调水6000万立方米,国家要补贴7200万元。而用这些钱,几乎可以把7.3万吨粮从河南粮食市场买来并运回甘肃。”魏万进对此得出的结论是,民勤应减少粮食种植面积和农田用水,把节省下来的水资源用于恢复林木植被,保持和改善生态环境。”

  民勤确实这样做了:2002年以来,民勤已退出农田耕地10.53万亩,农田耕地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减少了一半,约为30万亩。以民勤目前30.9万人口算来,“平均每人一亩,只作百姓自己的口粮”。

  高耗水的粮食作物少种了,民勤代之以发展棉花、茴香、药材、饲草等低耗水的经济作物。民勤人还对石羊河水渠进行防渗筑封、关闭760余台农田灌溉机井,在绿洲外建荒漠草场区、绿洲边沿建退耕还林区、绿洲内部建高效种养区,实施分块治理,还发展被科学家称为大有可为、前景广阔的沙产业试验基地……2002年起,民勤甚至还起步建设一个名为“红沙岗煤矿”的矿区,只是目前还“基本不成规模”。民勤县县长谢治国在一份《民勤县荒漠化治理情况汇报》中说到:“(民勤)经济增长方式明显转变。以水资源的承载能力为基础,稳步压缩农业人口、扩大非农业人口,压缩高耗水产业、扩大节水高效型产业,压缩种植业规模、扩大生态经济和草畜产业规模,由原料型农业向以产业化为导向、农林牧协调发展的现代农业转变,由农业主导型经济向工业主导型经济转变。” 不止如此,“2006年,全县二、三产业对财政的贡献率上升到79%,饲草面积扩大到21.3万亩,养羊总量达到140万只,棉花面积进入全国百强县,城镇化水平上升到22%。”

  民勤人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然而,“尽管我们在荒漠化防治上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全县生态环境局部改善、整体恶化的现实并为改变。”在6月15日召开的荒漠化研讨会上,谢县长如是说。

  
“守”,还是“撤”的问题


  民勤拥有土地面积1.6万平方公里,其中只有6%的绿洲可供人类生存。30.9万民勤人就生活其中。民勤的绿洲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340人,是联合国制定同类地区人口密度的48.6倍!庞大人口的生存需要、上游石羊河缺水甚至断流的现实,使得民勤百姓将井越挖越深,有时甚至挖到地下300米深,都见不着水星。民勤的地下水位以 每年0.5米-1米的速度锐降……

  在民勤的不少村寨,如今只剩下空无一人的院落。每年数以千计的人举家外迁,沦为生态难民。2006年,这一数字增长到2.65万人。

  在全县人民被沙赶走、全都沦为生态难民的可怕后果发生之前,民勤政府同样着手主动“生态移民”。 “近年来,民勤采取政府引导、投亲靠友、劳务输转、教育移民等措施,积极鼓励群众向境外迁移,谋求生存。5年来,实现生态移民2.4万多人。”

  每年,通过高考,有3000多名勤奋的青年学子走出沙漠包围的艰苦环境;通过当地政府有计划的培训,有6200多青壮年劳动力(截至2005年9月)被有组织地输往京沪等大中城市;而更多的人,则通过投亲靠友,搬居甘肃省内其它地方或者临近的内蒙古……

  位于民勤青土湖南部的中渠乡煌辉村4社,原有24户人家,如今只剩下2户人家,撂荒土地2000多亩。留守村民凄苦地说:“我家现在种地靠抽取300米以下的地下水,种粮卖的钱还不够交电费。我也很想搬走,可是没有地方去。”

  在东湖镇下润村,《大地》杂志的记者遇到几位正从井中抽水的农民,其中一位姓王的老人说,“河里没水只能打井,可这井水浇多了地里全是盐碱。”当记者问他这水能否饮用时,老人叹了口气无奈地说:“牲口都不吃,人能吃吗?”……


老农无法舍弃废弃的家园 


  民勤的计划是:依托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力争在2010年以前,完成(青土)湖区移民2.9万人。此外,民勤还对计划生育进行了严格的控制,“采取最严厉的计划生育控制措施”,将“人口自然增长率控制到3.54‰以内”。

  然而,对于已然严重超载的民勤土地来说,这些人口的减少仍然“进展过于缓慢”。科学家测算,民勤绿洲能维持的日子不过20年时间。 而更多贫苦的民勤百姓,在没有政府资助的情况下,只能深困黄沙夹攻之中,拔脚不得……
沙化治住,要靠富?


  有句话说:“沙区人民不富,沙化很难治住。”资金投入成为民勤治沙中一个不能回避的焦点话题。在6月15日召开的“甘肃省石羊河流域·民勤荒漠化防治研讨会”上,民勤当地政府数次呼吁国家和社会的帮助。

  事实上,据民勤县抗旱防汛办副主任魏多玉介绍,2005年5月,民勤即已上报一份名为《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的文件。在这项仍在审批的规划中,民勤当地迫切地希望得到两项帮助:一是资金,民勤当地政府希望在未来15年(2006~2020年)得到总计34亿元的资金;二是水资源,他们同时希望处于石羊河最下游的民勤,每年分水量能从现在的不到7%,增加到25~30%。据了解,近5年来,国家和甘肃省共投给民勤2.5亿元的资金,用于当地水利建设、防沙治沙等项目。

  被誉为“中国环保之父”、中国首任国家环保局局长、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会长曲格平在15日的研讨会上说,在很多地方,GDP虽然不再作为唯一考核政绩的标准,但当地仍然将其作为发展的一个主要焦点或者是唯一焦点。事实上,干旱地区没有水,一切都无从谈起,要以水来定发展规划,在生态能够允许存在的基础上发展。

  对于如何治理民勤的问题,大多数专家们达成共识:应该从不只从民勤、而从整个石羊河流域来综合治理;同时应该从农、林、牧、工、沙、移民等多个方面系统规划。

  然而,规划的方向是缓量移民、以工代农,兼顾治理;还是学习成功发展了“沙漠农业”成为“世界厨房”的以色列,沙中求生;又或者是大幅“撤退”当地百姓,派出科技精英,全面治理沙化?

  对于风沙日益卷进、人民日渐流离、残喘于两大沙漠“嘴边”的的民勤来说,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迟来的仟悔

枯死的生命悲壮得躺在荒漠中


  对于生态移民,各方基本上有这样一个共识:民勤老百姓为了生活和生存,必然要在地下300米更深处发掘地下水,从而造成地下水位降低,这样地表那些能够起到防沙作用的的树木势必因为汲取不到地下水而枯竭死亡,沙漠则将更加无所遮挡地侵入这片最后的绿洲。因而,减小庞大的人口规模,对民勤来说刻不容缓。

  而另一种观点认为,位于地中海东岸的以色列人均水占有量比民勤更少,而以色列人能够“死守阵地”,成功地发展了著名的“沙漠农业”,甚至可以大量出口农产品,被称为“世界的厨房”。民勤也可以借鉴这条节水高效的道路,治理沙化还大有潜力。

  对于这种观点,有专家表示,即使要走以色列道路,民勤现有的人口也太多了,何况以色列全民文化和科学素养较高,实现以高科技支撑的现代农业和现代化工业人力源绰绰有余。而民勤大部分人口则为以土地为生的农民,基础教育尚很落后。

  不止如此,更多质疑的声音出现:发展经济作物与工业化,以代替原先大规模种植高耗水的粮食作物的作法,用以维持当地相当数目老百姓的就业和生活,以及增长当地的GDP数字,是否同样会对土地和地下水造成难以承受的负担?

  更为严重的是,开发煤矿,势必斩断地下水脉,造成民勤地下水位的进一步降低,不仅如此,开矿造成的环境污染更是不容忽视,并且在尚未有严格的监控管理体系的情况下,一旦发生矿难,对本已极度贫困的当地农民家庭来说,更是难以设想的毁灭性打击。

  而另一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同样因为庞大城市人口存在,是否必然使得一部分公共资金用以协调周转当地百姓的医疗卫生教育等,而不能完全有效地用于水利建设和沙化治理?问题多多,解决方案寥寥。民勤是去是留?移怎么移?生态移民究竟应该移多少?

  除了目前已有的措施,有没有更积极的措施帮忙那一部分仍以农业为生、无外地亲友、年纪长的农民?民勤的生态移民要移向哪儿?如何才能让逃离风沙困顿的人民在新的家园重新安家置业并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孩子有学上,生病有人医,安家乐业,和中国内地千千万万农民一样,也能有一个可预见的较为光明的未来?
TAG:拿什么抢救沙漠边民勤,GDP还是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4)
66.7%
踩一下
(2)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