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沙漠化 > 沙尘暴 >

生态警示录系列报道--沙自风廊来

时间:2005-06-02 13:00来源:中国环境网 作者: 点击:
生态警示录系列报道 沙自风廊来———科学家西线沙尘暴探源亲历记 2001-04-04    本报记者 王海燕   三月中旬,一支由北京出发的科考队,途经兰州,迎着满天的风沙,走进河西走廊。这便是备受人们关注的由国家

生态警示录系列报道
沙自风廊来
———科学家西线沙尘暴探源亲历记

2001-04-04    本报记者 王海燕

  三月中旬,一支由北京出发的科考队,途经兰州,迎着满天的风沙,走进河西走廊。这便是备受人们关注的由国家环保总局和中科院组织的“探索沙尘暴源头”科考队西线队伍。队员们黄沙裹身,透过风镜可以看到沙化的土地和活化的沙丘,满目荒芜。本报记者也随行在这支特殊的队伍中,亲历了整个西线沙尘暴探源过程。
  沙在风中飞———狭管效应
  河西走廊最宽处上百公里,最窄处不足50公里。当科考队从金昌出发时,市区的风力并不大。但是,到了河西走廊最窄的“狭管”处———北大滩,一打开车门就已明显感觉到风力的强劲,能见度大约1000多米。而此地距金昌市不过数十公里。“狭管”两侧的山峰完全隐没在漫天黄沙之中。
  河流从开阔的平原进入高山峡谷,就会变得格外湍急;气流具有同样的“狭管效应”,从开阔地带进入狭窄处,气体流动就会加速。河西走廊特殊的地形,造成了地理上最为典型的“狭管效应”,河西走廊的不少地方都有“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的说法。
  据科学家测定,当时的风力为5~6级,瞬间风速达到17米/秒。而发生强沙尘暴时的最大瞬时风速可超过30米/秒。如果金昌市的能见度为500米,北大滩的能见度就仅为0。
  强沙尘暴生成时,往往会看到咆哮而来的几百米高的沙尘包壁。沙尘延伸高度可达数千米,对我国北方乃至南方的部分地区产生影响。与北大滩相连的周家井,是荒漠上的村庄,地处甘蒙交界处,过往车辆在这里落脚。今年第一场沙尘暴把一座加油站的后墙给刮倒了。我们来到已经废弃的加油站,在倒塌的砖墙边,黄风依然呼啸着直接穿过院子,冲出大门。站立风中,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沙借风势,不断击打在身上、脸上,钻满沙的衣领、袖口几乎变成了砂轮,打磨着皮肤。风蚀,在这里已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专业名词,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具体感受。
  我国著名沙漠学家杨根生教授告诉记者,他1975年随《中国沙漠》电影摄制组来到这里时,北大滩还看不到沙,没想到这么快就变成流动沙丘了。
  专家指出,开垦绿洲边缘土地,未能合理调配和利用内陆河有限的水资源,是沙漠化发展和频繁发生沙尘暴的根源。
  沙漠隔离带,在驼蹄下消失
  你见过骆驼拉犁吗?你听说过游耕民族吗?科考队在这里却遇到这些稀奇事。沿着骆驼耕种的足迹,阻挡沙漠南侵的隔离带正在消失。
  骆驼耕种的不是普通的土地,它们几乎是在“防沙墙”上播种,“防沙墙”正随着骆驼蹄印坍塌。由于今天的耕地明天就有可能被风沙掩埋,于是,沙丘间的“土地”常常被迫弃耕,迫于生计的人们只得从头再来,又在别处的“防沙墙”上另外开垦新的土地。
  他们的生存状态让人们创造了一个新词———“游耕民族”。
  也许人们会说,为什么偏偏要在最不应该开垦的地方种地,不能换个地方吗?
  其实,沙化严重的背后还有巨大的人口压力,那片干渴的土地承受了过重的负荷。
  据统计,河西走廊的人口已由解放初期的100多万增加到了400多万。人们能够生存的空间已经太小了,专家们呼吁———不能再向河西走廊移民了!
  移民的到来,无疑给沙漠边缘的环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沙漠与绿洲之间一般有10~20公里的沙漠隔离带,隔离带为固定或半固定沙丘,沙丘上的天然固沙植物阻挡着沙漠向绿洲侵袭,它们是绿洲的天然屏障。据沙漠专家杨根生现场考察,我国80%以上的沙漠隔离带已经消失。据测试,隔离带未被破坏前,每年断面携带的风沙流通过的沙量为每米0.7立方米,破坏之后达到了每米14立方米。
  杨根生认为,要解决沙漠隔离带的问题,首先要解决当地群众的生存问题,能够让他们享受退耕还林的政策,在免除他们衣食之忧的前提下,对沙漠生态进行保护和建设。
  希望“防沙墙”的破坏者,早日成为风沙前沿的守卫者。
  水变沙湖成漠
  民勤,至今大部分地方仍叫着过去的地名———湖区。记忆中宽阔的水面已化作连绵的沙丘。湖区,只剩下一个名字。
  资料记载,民勤曾有大小上百个湖泊;眼下的数据则表明,民勤已有249个风沙口。湖区水面完全消失,仅仅是20多年前的事情。目前,民勤30万人口赖以生存的只有一盆水———红崖山水库,水库要从99公里外的黄河调水进行补充。由于缺水,民勤已有30万亩土地弃耕。
  即使是石羊河上游的武威,也因缺水而惊呼“20年后无武威”。
  河西走廊已经荒芜的古代城池不下几十座,它们的废弃几乎都与水有关。那些曾经在丝绸之路上繁华一时的城池,如今只剩下隐约可见的残垣断壁。与它们相伴的是年复一年不断扬起的沙尘。
  哭泣的何止胡杨林
  从沙区科考归来,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沙漠与沙漠化研究室主任屈建军研究员万分痛惜。他没有想到,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上万亩的胡杨林消失了,更大面积的红柳、梭梭和其他的沙生植被也没能逃脱厄运,代之而起的是流动的沙丘。大面积的土地开垦导致了大面积的沙化。
  “沙进人退”,常常被用来描述沙化的灾难;而“人进沙退”常常又被用来反映治沙的成就。实际情况是,沙进人退确为灾难,人进沙退则可能是在制造更大的灾难。盲目地提倡向沙漠要粮、要肉、要蛋、要奶,沉醉于“人进沙退”的胜利之中,终会使绿洲屏障消灭殆尽。沙尘暴频发是大自然对人类愚昧无知的惩罚。
  沙尘暴的出现是强劲的风力、丰富的沙尘源和不稳定空气状态等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沙尘暴形成的气象条件是经常可能发生的,地形条件也是经常存在的和不可能改变的,唯一的变量是地面物质条件。
  我们无法改变沙尘暴形成的气象地形条件,唯一能够改变的是地面的生态环境。我们必须停止破坏、治理沙漠,让胡杨林、红柳、梭梭们停止哭泣,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能够生存的环境。

  编后:《沙自风廊来·科学家西线沙尘暴探源亲历记》是一篇难得的感人报道。本报女记者王海燕随西线沙尘暴探源科考队,深入到河西走廊沙源地,亲历了科考的全过程,以形象生动之笔描述了沙尘暴的现象和成因。文中报道了许多沙区奇怪的现象,揭示出令人吃惊的生态破坏行为。最后她呼吁:赶快牵走正在“防沙墙”耕地的骆驼!让“防沙墙”的破坏者,成为风沙线的守卫者。
  报道还启示人们,对待沙尘暴要讲究科学,首先要进行科考研究。可以相信,科考活动对于我们预报和防治沙尘暴将会产生积极的作用。
  透过作者的文字描述,我们了解到科考队极其艰苦的行程。在此,我们向全体科考队员们表示崇高的敬意,道一声:同志们辛苦了!
TAG:西线 沙尘暴 探源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