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沙漠化 > 沙尘暴 >

甘肃金昌瞬间消失——生活在沙尘暴威胁下的我们

时间:2005-04-24 14:22来源:新华网 作者: 点击:
甘肃金昌瞬间消失——生活在沙尘暴威胁下的我们 www.XINHUANET.com  2005年04月23日 19:14:53  来源:央视纪事 我们仍然处在沙尘暴的威胁之下,沙尘暴只是一个符号,真正威胁我们的是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回忆悲剧是为了避免悲剧继续发生。 沙尘暴 沙

甘肃金昌瞬间消失——生活在沙尘暴威胁下的我们

www.XINHUANET.com  2005年04月23日 19:14:53  来源:央视纪事

我们仍然处在沙尘暴的威胁之下,沙尘暴只是一个符号,真正威胁我们的是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回忆悲剧是为了避免悲剧继续发生。

沙尘暴

沙尘暴

  北京来了沙尘暴

    2002年3月20日,一股来自内蒙古中部的强沙尘暴在历时30个小时、横扫中国北部一千公里以后,从北京的北部进入市区,时间是3月20日上午9:30。

    这是自1966年以来,北京遭遇的最强劲的沙尘天气。

    收音机里的女主播的声音:滚滚的黄沙今天袭来了,现在北京可能有的地方,这个天空有点像那种砖红色,而且还伴有土腥味。

    收音机里的男主播的声音:今天的特别的情况,就会觉得能见度会比较的低。那有的地方是不足一百米,特别在沙尘情况比较严重的时候。

    在此之前,中央气象台第一次向全国公众发出了沙尘暴紧急警报,使遭遇强沙尘袭击的北京仍然秩序井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交通拥堵和与之相关的任何伤亡事故,但沙尘暴给北京市民心理上的影响却在长时间挥之不去。

    沙尘暴来的时候,天特别黑,就像世界末日来了,黄沙漫天很令人担忧。

    一位出租车司机对乘客抱怨:“您心里也别扭吧?心情也不好吧。一样。对,我这是最直接了,现在几点了,快五点半了,算您刚拉到第四个活,甭说赚钱,连份钱还不够呢。这是切身利益吧。”

    这次沙尘暴用了6个小时,越过北京的上空,向东南方向飘去。据说那天的沙尘暴给每个北京人,搬来了3公斤尘土。2002年3月20日,北京空气中的颜色和味道,使沙尘暴这个话题,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但许多北京人并不了解,能够进入北京的沙尘,大多是风暴顶端那些最细最小的颗粒,它不可能对北京市民的生产的生活构成灾难性的威胁,而在被太行山和阴山阻隔的一千公里以外的西北诸省,那里的人们对于沙尘暴的体验远远超出北京人的想象。

    一瞬间,甘肃金昌市消失了

    1993年,河西走廊的春天要比以往温暖很多。到了5月,这里的农民开始备耕,传统的农耕方法加上春天过度的温暖,使土地完全处于干燥和疏松的状态。5月3日,在四千公里以外,这一年最后一次强冷空气过程在中亚的卡拉库尔乎一带生成,并迅速南下。在穿越了新疆几处大的风口之后进入了河西走廊,而在开始它并不引人注目,河西地区所有的气象台站和甘肃省气象台都准确地预报了这次天气过程。

    金昌气象局局长谢明庆:“5月4号的时候,当时作出的预报结论是——第二天金昌市区有5到6级西北风,伴有沙尘天气,是做了这样一个一结论。

    实际到第二天,5月5号早上做订正预报的时候,认为5到6级基本符合当时的情况,所以就没有做大的订正。当时5月5号一直到下午整个都是晴天,而且到中午以后天气都特别热,在我们测站的地面上处于静风。

    事后,国家气象中心的专家调出了5月5日中午12点的气象卫星云图,并把它放大到九泉张掖西面的祁连山里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局部,他们发现了一个极不起眼的小白点,这是一个非常具有破坏力的气团正在剧烈地发展。

    国家气象中心郑新江介绍说:“从中午12点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在祁连山里面沿着这个冷锋的前边,有一些对流云在发展,随着冷锋向河西地区逼近,那么这些对流云形成了一些有组织的系统,这就是中尺度系统。要是在我国的南方地区或者在北方的夏天的话,这就是产生冰雹强对流等等天气的系统,但是在西北地区,由于它的水汽条件不好,所以它产生了强沙尘暴过程。”

    这个危险的中尺度云团很快地移触祁连山,出现在那股正在南下的冷空气的前面,从这个时候开始,远道而来的这股并不具有杀伤力的冷空气,不仅给致命的中尺度云团提供了巧妙的伪装,而且还成为大风暴的助推引擎。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气象监测人员不可能及时注意到这个只有50平方公里大小的致命风暴已经成为惊涛骇浪向东南方向压了过去,地面上的沙尘随即被扬起。

    郑新江说:“这种中尺度云团可以产生非常强烈的上升运动,由于这种上升运动可以把大量的沙子输送到天空,另外我们也看到,它最强烈的时候是从14点到16点,也就是说午后地表增温最强的时候。”

    到下午两点,致命风暴进入河西走廊的中段,被暴晒之后的戈壁滩开始向空中散热。而此时风暴的核心区最低温度已经达到零下55度,空中和地表开始迅猛的热力交换,这等于给风暴装上了一个涡轮增压器,更增加了风暴的滚动速度和它的破坏力,此时风力增强到10级,沙墙抬高到100米,沙尘暴中最为强烈的黑风暴形成了。

    黑风的标准和沙尘暴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沙尘暴的标准就是说能见度小于1公里的情况下,我们叫它为沙尘暴。而黑风暴它的能见度要小于50米,所以说它是一种沙尘暴中特强的沙尘暴。尽管气象卫星记录了这次风暴的全过程,但在当时河西地区的气象台站无法及时地得到这些资料,

    因为在1993年,整个西北地区的气象台站与的联网系统还没有建立,他们只能按传统的方法得到6小时以前的气象资料,在这样的时候发现黑风惟一的方法只能是人的眼睛。

    沙尘暴的第一目击者龙贻文告诉记者:“当时看见北边,觉得那块云走得特别快,我已经有预感要刮风了,但是当时没有想到风那么大。当时摄像机在身边,就拿起来想通过摄像机看一下。一看那云跑得特别快,当时看完以后就没有感觉这是什么东西。正像要刮风吧,但是像那个海水一样的往前翻滚。”

    下午3:42,黑风暴到达甘肃金昌,最不幸的事情是在黑风进城的时候发生的。风暴选择了一个它最不应该通过的地点,当时这是堆放着34万吨粉尘状的工业尾矿,只在一瞬间就被抛上了天空,沙墙的高度骤然超过400米。

    甘肃金昌电视台的三位记者,记录下了黑风暴进入城区的情况。

    金昌电视台韩学善:“哎呀,那个风,原来金昌也看到过这种,但是没见多这么壮观的,好像是一堵墙,像蘑菇云一样的,给人的感觉特别好看,我们当时也认为特别好看。突然就是这面是风和日丽,像一个分水岭,这边突然出现那种状况,当时也特点惊奇,但是作为记者得话也很敏感,摄像机就在身边,拿起来当时就冲出去拍去了。”

    天空只在一瞬间就完全的黑了下来,在5月5日这天下午,金昌经历了两次共31分钟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韩学善:“我总觉得当时的那种状况,整个地球都有点问题了。因为你从没有经历过那种,突然一下白天是那个状况,特别可怕。我们就觉得不知所措了,刚开始还好奇呢,抓出去拍。经历了以后觉得怎么是这样。”

    金昌市气象局局长谢明庆:“这段时间是一个灾难性的时刻,金昌市不见了。据在金昌市80多岁的这个老农,说是从1929年以后所没有过的,一片漆黑。自己感到是伸手不见五指,当时测到最大风力是每秒32米,每秒32米达到11级。”

    据环保部门测算,当天整个金昌市9600平方公里的面积共降尘244800吨。在黑风到达时,金昌上空粉尘浓度达到每立方米1016毫克,超过国家大气质量标准1015倍。因为灾难发生在上班和上学的时间,所幸还没有人员伤亡,而此时风暴继续向东南方向挺进,对更多的人来说,灾难还没有开始。

    沙尘暴的下一站是武威。和金昌一样,人们对它的到来毫无防备。

 

TAG:金昌 消失 生活 沙尘暴 威胁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