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勤在线 > 家乡风俗 >

闲话武威人:精明是民勤人的族徽

时间:2006-07-23 05:32来源: 作者: 点击:
“实惠”是民勤的一个重要概念,它包括两个方面:即“实在”与“优惠”。“实在”就是货真价实,“优惠”就是价廉物美。总之是“低投入,高产生;低成本,高效益。”这是民勤人居家过日子与为官做事的基本原则。
   与武威人的骂骂咧咧排场马虎相反的是民勤人。
     民勤人的性格和活法是精明实惠和稳打稳扎的。
    “实惠”是民勤的一个重要概念,它包括两个方面:即“实在”与“优惠”。“实在”就是货真价实,“优惠”就是价廉物美。总之是“低投入,高产生;低成本,高效益。”这是民勤人居家过日子与为官做事的基本原则。
     但外县人看不惯民勤人之处,恰恰就是这个,要言之,无非三条:小气、精明、自私。民勤人有这毛病吗?有的。一般地说,过去的民勤人都比较“抠”,不大方。比方说,改革开放以前,民勤人吃羊肉要吃“绑份子”。1984年我到民勤参加工作时,民勤人给我们刚参加工作的学生接风时,用的就是绑份子羊肉招待我们。所谓“绑份子”,即羊肉下锅前,厨师要一份一份地称,或两斤一份,或三斤一份,还要肥瘦搭配均匀。然后用麻绳子一份一份捆好了下锅。等羊肉熟了,每人一份,放到各自的碗里,分开来吃。这可以说是民勤人发明的分餐制。那时,我们这些穷酸学生,肚里没油水,碗量又较大,两斤羊肉下肚,觉得还不过瘾,但再没了你的份子。就觉民勤人吃羊肉不可思议,干吗不大盘端上来,大家一起吃。后来才知道,那时民勤人的肚子里油水并不比我多多少。吃绑份子,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占不了便宜,让他也吃不了亏。免得大盘端上来,牙齿尖利者吃多了,让细嚼慢咽者吃少了吃亏。这是我走向社会后遇到的第一幕吃相图。公家人都是这门心思,这个吃相,想想我还没出生前四年全国性的饥荒年景,就让人后怕。此后每吃绑份子羊肉时,我就不得不想起上卫校时童真未失、真情未泯时的学生时代。那时,卫校只有我们一个班是男生,其他班都是清一色含苞欲放的女生。吃粮都由国家供,但男生碗量大,比我们低一年级的护士班女生们就将每月吃剩的菜票接济给我们,有的女生每月能供应二三十元的菜票。正是在这种同舟共济中,我们度过了走向社会前最美好的岁月。我人性中最美善的元素、最纯真的感情、最刻骨铭心的记忆、激励我一生并将继续激励我走向人生与事业终点的力量之源,就是在那时产生的。想想学生时代,再想想眼前的社会,就觉民勤人真的小气。
     说民勤人的精明亦有一个流传时间甚长的“经典笑话”:一个民勤人花3分钱买了一根锥夹子针,而针的价格是5分钱2根,因此这个民勤人拿了针以后还不肯走,对售货员说:“你还得找我小半盒火柴。”那时一盒火柴2分钱,小半盒是半盒的半盒,亦即四分之一盒,自然是半分钱。半份钱没法讨,只好讨小半盒火柴。这个笑话的版本有多种,真实性当然无存考究,但谁听了都觉得“像”。即便现在,有的民勤人也不怎么“爽”。还是抠抠搜搜的,斤斤计较,什么帐都算得很精。武威人就借卡厅小姐的嘴溪落过一回民勤人。说卡厅小姐有“三怕”:一怕老汉二怕兵,三怕民勤人。“小姐为何怕民勤人,因为民勤人乐罢不掏钱。
     民勤人的“自私”呢,同样有一个经典故事,一个武威人,一个永昌人,一个民勤人,冬天去“走边外”(长城外),夜里投宿,找到一羊倌看羊的住处,但那羊倌的烫炕上只能增挤一个人。三个人谁都想睡那个烫炕,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谁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怕伤了朋友的和气,落下自私的恶名,但谁也不谦让。羊倌看出了意思说,你们三人每人说一个“溜堂”(顺口溜)吧,谁说得好,这个烫炕就谁睡。三人都说,这办法好,就比赛。永昌人说:“永昌有个木塔,离天还有八丈。”武威人说:“武威有个钟鼓楼,半截子入到天里头。”永昌人、武威人吹的够可以的了,但民勤人不吹,民勤人思想的是眼前的利益,民勤人就说:“我们民勤啥没啥,这个烫炕我睡下。”民勤人说完,上去就睡了。永昌人、武威人后悔没先下手为强,只好蹲在脚头子,挨到天亮。这个故事不仅透出了民勤人的自私还透出了民勤人的精明。
     然而,并非所有的民勤人都像外地人想象的那样小气、精明、自私。实事上,民勤人虽然小气,却不贪婪;虽然精明,却不阴险;虽然自私,却不损人。外地人只所以爱数落民勤人的小气、精明、自私,是因为它们和传统价值观念冲突太大。“传统社会以豪爽为尚,自然鄙视小气;以憨厚为美,自然讨厌精明;以谦让为德,自然憎恶自私”(易中天《读城记》)。民勤人恰恰是不但有这些“毛病”,而且还要把这些“毛病”公开地、赤裸裸地表现出来。这种个性几乎和上海人一模一样。比如吃“绑份子”羊肉,与其让嘴坚牙利者多吃了我心里不痛快,不如挑明,用麻绳子绑了。这就一点人情味也没有了,而传统社会是极其讲究人情味的。从道理上讲,民勤人并没有错,但在感情上,却让人接受不了。
     民勤人亦是从传统社会过来的,也还处在“小农经济”的时代,他们不会不懂豪爽、憨厚、谦让的道理。但民勤人不能不“小气”,不能不“精明”。因为民勤生态环境恶化不是现在的事,而已有几朝几代的历史。生存的危机感,民勤人比谁都强。三年困难时期,民勤人连逃外带饿死者达七、八万之众,连续几年人口负增长,大伤了民勤元气,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人口才恢复到了1957年的水平。所以,在那样一个环境里,不“小气”,不勤俭持家是过不了日子的,尤其在农业社、大锅饭的年代,你不精明,你不算计也是无法过到人前头的,甚至无法生存。事实上,每个民勤人都明白,只有依靠个人的聪明才智和精明能干,才可能在这个社会里求得尽可能好的生活。因此,对民勤人来说,小气,精明不但是一种价值,一种素质,更是一种生存能力。生存能力是不能说三道四的。所以我们也不能说三道四民勤人的精明。何况,民勤人的小气更本质的是“勤俭”。现在,则演变了“细致”。即作任何工作都非常细致。做家务细致,干公家事也细致。
     民勤人的精明则精在明处。这比那些表面豪爽憨厚谦让而内心世故暗里精明的人要好。比如那个烫炕,谁都有睡的权利,谁睡了都一样,民勤人表面上自私自利,但心底坦然。永昌人、武威人表面上大方、憨厚、谦让,一旦睡不上,心里说不定要骂娘。与其心里骂人家,不如表现在明处,这就是民勤人的表现。所以内心世故比满脸精明样的民勤人其实更可怕。如果你的反映比民勤人还快,算计比民勤人还精,脑袋瓜比民勤人还聪明,民勤人就会睁大眼睛欣赏你,甚至敢拜下风,不再把你当“外地人”和“圈子外”的人对待。在这一点上,民勤人其实比武威人更豁达。他们更看重文化的认同,而非仅仅是地缘的认同。
     至于民勤人的“自私”,我倒更觉得它符合当代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市场经济要求产权明晰,否则就无法进行商品交换,更讲究竞争,靠竞争才能取胜。一个依市场规律来运作、依靠在它面前人人平等的法律来管理的社会,必然极其看重个人权利。这个个人权利,即要靠法律来保护,也要靠自己来保护和争取。民勤人的“自私”,很大程度上就是处于对个人权利的自我保护和争取,包括吃“绑份子”羊肉,也包括民勤人购物时的锱铢必较、挑三拣四和满市场跑着货比三家。应该说,在传统社会中被外地人视为小气、精明、自私的行为,其实更超前地表现了现代社会强调自我权力的法律自觉。尽管民勤人做得有些“可笑”,三分钱买一根针还要找小半盒火柴(5厘钱)。然而权利再小也是权利。你可以放弃自己的这份权利,但你没有权利笑话别人的坚持和维护。难道放弃5厘钱的权利就是大方、豪爽和无私?
     但是,如果你就此认为民勤人的圈子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圈子,可就大错特错了。一个“金钱至上”的圈子肯定是庸俗不堪的,民勤人并非如此。民勤人“不耻言利”,但绝不“唯利是图”。作为武威的“一双足”,民勤人真正崇尚的是用自己的足亲自丈量精明。因为现在的民勤人多是一些既不十分富有,又不至于一文不名,而且还想过好日子的普通人。他们的唯一本钱,就是精明。民勤人知道,在这个市场化的社会里,所有的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固然都要用钱买,但那价格却是随行就市的,可以讨价还价的,至少也能货比三家。也就是说,同样多的钱,可能会买来不同值的商品或享受。这样,一个人过得好不好,就不但取决于他“有没有钱,”更取决于他“会不会过”,而后者对大多数民勤人来说显然更现实。这就得用“一双足”不停地跑,跑市场,跑官场,跑关系,跑门路,直跑出低投入、高产出来。偿若本地跑不出“高产出”,那就跑外地,“天下有民勤”,还怕没有“高产出”的市场、货物、关系和门路。不过,一旦跑出来,民勤人也就不回来了。所以,如果说民勤也有什么“拜物教”的话,那就绝不是“金钱拜物教”,只会是“精明拜物教”。
     因而民勤人与民勤人之间,一般帐都算得很清。我不占你的便宜,你也别想占我的便宜。持家过日子,能不借别人的东西尽量不借,能自己置全的东西尽量置全,那怕一年只用一次。于是,在民勤农村就出现这样的现象。家家户户有四轮子、三码子、手扶子、摩托车,打场机、扬场机、播种机等农业机械和交通工具,成了甘肃农业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县。有学者惊呼:种上两亩半地,家家儿置成套设备,一年用上一两次,这样做是农村财力资源的巨大浪费。为什么不几十户人家联合起来,购几套设备轮流作业,把省下的钱用来扩大再生产?其实他们不懂民勤,更确切地说,是不懂民勤人的文化性格。民勤人这样做是为了“大家清爽”,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纠纷。生活原本已经不易,再为借这租那算计不公的事儿闹起纠纷,即伤和气又费精神,是不合算的。所以民勤人小到针头线脑,大到农业机械,家家都要置全,图的就是用起来方便,不求人。置不起的,仍然用二牛抬杠。即使邻居家的机子闲着,一般也不租用。这种现象从民勤人的民居上就可以充分反映出来。民勤人的四合院是封闭的,房子有多高,院墙就有多高,甚至院墙高过房顶,这就给人一种“老死不想往来”的感觉。唯有那宽畅漂亮得能进出小车的大门楼在显示着各自家庭的贫富与实力。
     看来,在外地最爱“抱团儿”、“认老乡”的民勤人,在本地又是最不爱“抱团儿”的。他们始终以个人利益为中心,算计着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个人利益与群体利益的关系。比如在本地、当群体利益和个人利益不发生直接关系时,他们可能真是“自私”的。比方说,不管闲事,遇事绕着走,以免引火烧身等。当他人受益直接导致个人利益受损时,他们也是“自私”的。比如某人要提拔而影响了自己的升职,就挺身而出,只有拉下他,自己才能上。但当出了民勤,到了外地,民勤人又是另一副面孔,极为“抱团儿”。在外面,当群体利益、他人利益受损会直接导致人人利益受损时,他们又是无私的,都会挺身而出。通力合作,疏通关系,互相扶携,因为他人受益了自己将来也会受益,他人受损了没准首先倒霉的就是自己。而有的地方的人,在本地“扎堆子”,“抱团儿”,出了门恰恰形不成气候。看见别人受损,产生的心理不是同情相助,而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这就是圈子与圈子的差别,也是活法与活法的差别。
     一句话,民勤人的活法是数学的。
TAG:闲话武威人:精明是民勤人的族徽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闲话武威人:精明是民勤人的族徽

    “实惠”是民勤的一个重要概念,它包括两个方面:即“实在”与“优惠”。“实在”就是...

  • 驴话连篇

    说文》言:驴,似马,长耳。能驮东西、拉车、耕田、供人骑乘。太史公皆谓为匈奴奇畜,本...

  • 我看你戴没戴乳罩

    日子到了六七十年代,农村也没发生什么变化,只是乡改成了人民公社,村改成了大队,小...

  • 倒灶鬼日的民勤话

    民勤,旧称“镇番”,是一个方言浓郁的地方。1984年,我从学校毕业,坐班车到民勤报到...

  • 正版民勤话-- 情书

    该好的 哩浪?你就把人想的就!你格得把窝记的没有叁?叫你见号人,窝藏说你哩你...

  • 民勤风味小吃(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