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勤在线 > 家乡风俗 >

烧白头好吃不?

时间:2006-07-16 04:26来源: 作者: 点击:
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农村条件差得很,“出门基本靠走,犁地基本靠牛,照明基本靠油,娱乐基本靠球。”四样儿,第一样说的就是交通。据说,那时全县只有一辆绿色吉普,是县委书记的专车,其它人等,下乡走路只有马儿。乡里书记,有一匹好马,
◆香山紫烟

    村里人说话,常颠倒词儿,比如“鼓捣”,常说成“捣鼓”,你们俩鬼鬼碎碎地捣鼓个啥哩!比如“典故”,又常说成“故典。”小时不球懂,大了觉得村里人都是孔二转世。“典故”是有据有因的故事,史书里有载,小说里有记。“故典”则不,是村里人捣鼓出来的,用如今的时髦词说,就是“原创”,只在乡野里传得凶,史书里则查无此事。把“故典”记下来,过个三五百年,这“故典”会不会变成“典故”呢。

                  烧白头好吃不

    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农村条件差得很,“出门基本靠走,犁地基本靠牛,照明基本靠油,娱乐基本靠球。”四样儿,第一样说的就是交通。据说,那时全县只有一辆绿色吉普,是县委书记的专车,其它人等,下乡走路只有马儿。乡里书记,有一匹好马,自然满足。我们那个乡的书记姓马,个头人高马大的,头也大,爱留光头,爱戴鸭舌帽。村里的人,私下里都叫大头书记,或者秃书记。因离县城近,马书记隔三岔五,就去县里汇报工作,把县委书记给惹烦了,就把他调到县里最边远的乡去了。那时,革命刚刚胜利,兴到最艰苦的地方锻炼。马书记不觉得是贬,高高兴兴地赴任去了。但从此,马书记想去县里汇报自己的思想工作,或者回家,就成了问题。回一趟家骑三天马子,路上还不能出岔子。
    媒婆给书记的儿子说了对象。儿子对象时,马书记正忙着救灾,没回来,没见过媳妇长的啥样子。儿子结婚时,马书记不敢马胡,早早儿开了会,安排好工作,骑马子上路了。边走边想,儿媳妇长的啥样儿,磕头时,她叫爹呢?还是白大话?正想着,路遇一媳妇,躺在路边上。马书记忙下马,见那媳妇脸惨惨地发白,冒着虚汗,再一看,那媳妇流产了,死娃娃头上还没长头发呢。马书记问情况,那媳妇说,这是第四胎了,小心着,小心着,还是没保住,本想去趟娘家,不料,路边草丛里猛地窜出一只兔子,一惊吓,就流了。那媳妇本来就骨瘦如柴,这一流,没力气走路了,离家还有三十里路呢。马书记心系群众,忙将产妇扶上马,快马加鞭送那媳妇回家。
    马书记家这头,到了磕头的时辰,还不见书记的踪影。伺仪就对东家说,吉日良辰快过了,马书记可能给公家忙大事哩,来不了了,再等不成了,开始典礼吧。早等在门外的后生们,就啪啪啦啦地放了几串炮,典礼在马书记的缺席中开始了,新郎官绾着媳妇俞腊梅的手,从新房里出来,站到了雪白的羊毛毡上,两肩上挂满了红(绸被面子)。司仪就高声叫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第四天晌午,新媳妇俞腊梅从地里回来,见院子里拴着一匹枣红马,没见过,以为那里亲戚来了,就到书房屋里去看。一看,面柜上搁着一只快要发白的军用背包,还有一顶灰色鸭舌帽。新媳妇顺势把眼转到炕上,才瞅见,书房炕上躺着一个半大老汉,头光光的,枕在被儿上,闭目养神,右腿弓着,左腿就搭在右膝盖上,脚丫子微微地点晃,脚后跟露出一块白兮兮的皮,新媳妇认得,那是脚后跟里的袜子开了洞,但认不得炕上的秃头老汉。心里就想,这人还真瞌睡遇着枕头了,跑到人家的书房炕上睡来了。
    正要转身出门,老汉趄了趄身子,开口道:“娃娃,去给我倒碗水,路上渴坏了。”新媳妇心想,秃头老汉牛呢,见了人也不起来,球势势的,还要水喝呢。跑到厨房,不见婆婆,也没现成的滚水,不知道婆婆到那野去了,就出庄门去找,正碰到她第一个认识的邻居媳妇,那媳妇说,一帮子婆娘在张尕球家喧谎儿呢。随过去喊,“妈,我们屋里来了个秃头老汉……”婆婆一听,知道是谁了,更知道媳妇的嘴,野呢。忙站起身,给媳妇递了个眼色,叫媳妇别说了。但媳妇没听来婆婆的意思,继续道:“我进去,那还球势势地躺在书房炕上,不起来,叫我给那倒碗水喝哩……”惹得一帮婆娘,哈哈大笑:“人家可是乡上的书记呢,能不球势势的吗。”
    俞腊梅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当官的爹来了。说实话,那时候,要不是听媒婆子说,公公是当官的,吃香的,喝辣的,去了,不愁吃,不愁穿呢。他才看球不上那二流子样的小伙子呢。这会儿自觉失了态,俞腊梅的脸,忽的羞红了,转身便跑,屁股蛋儿屁巅屁巅地,晃荡着,给公公烧滚水去了。
    “你看那屁股,大的,半个就有马书记的头大哩。”婆娘们又冲着新媳妇的背影,浪了一句。俞腊梅的婆婆抡起正纳的鞋底儿,往婆娘肩膀上一拍,“比夹紧吧你,有你们这样欺丧老娘的嘛。”
    自那,村子里有了“四大粗”:“张存香的奶子,陈三少的球;俞腊梅的屁股,马书记的头。” 就在村子里传开了!谁都知道,“四大粗”是根据“四大香”改的。那四大香“朦朦亮的瞌睡小姨子的嘴;鸡娃儿的骨头羊脑髓。”说的年程太长了,没味道了,人们就把四大粗吊在嘴上,经常说。年轻些个的,见了马书记,不敢开玩笑。有把年岁的,见了,嚯嚯一笑,秃书记,回家球势来啦?书记不好生百姓的气,脸上洋溢着灿烂,心里记住了,一定从头做起。就留了一个背头。下次回家,村里人再开玩笑,老汉就脱下鸭舌帽,正色到:你看,我的头早不秃了!
    头是不秃了,但马书记又遇到了新问题。一日下午,一家人热得慌,就坐在院子里凉荫凉。马书记翻一本《三国》看,婆婆给猪添着食,儿子出去了,媳妇纳鞋底儿。纳着纳着,俞腊梅问公公,“爹,那天我去张尕球家,几个老汉说,他们成立了烧白头协会什么的,烧白头是干啥的啊?”
    公公一听,结了舌,半天不说话,佯装没听见,继续看他的书。媳妇没趣,但好奇心正浓着,又问婆婆:“妈,你说烧白头是啥啊?”婆婆正在心里骂,咋娶了这么个寡势势的媳妇。不料难题落到了自己头上,不答吧,叫媳妇以为老人不理她,答吧,实在开不了口。手里正好拿着一棵烂白菜,去切碎了喂鸡,就没好气地说,“烧白头,就是烧白菜……老汉们最爱吃的……”媳妇说,“原来是烧白菜啊,还神秘兮兮的成立协会呢。”复又问公公:“爹,你也爱吃烧白头吧?”书记吭哧一声,放下书,笑着出门上灰圈(厕所)去了。
    吃晚饭时,马书记约了村子里两个从小玩大的故交,拿出一瓶烧酒喝。婆婆媳妇就在厨房里忙。媳妇炒了一盘洋芋丝,还炒了一盘白菜。此时,公公坐在炕上,正花着拳,俞腊梅恭恭敬敬地端着白菜进来了,放到炕桌上,先给客人递了筷子,又让了公公,就想显显能行,说,“爹,你们尝尝,媳妇做的烧白头好吃不?”
    客人一椤,复又大笑,拿起筷子,夹了一嘴,连连点头,“嗯,烧白头,好吃,好吃。”媳妇乐滋滋地去了厨房,客人就羡慕地说,“书记啊,你这烧白头,真是有福了。”此后,马书记一回家,村里老汉们就有了新问候语:马书记,又回家吃烧白头来啦!或者是:烧白头好吃不?
TAG:烧白头好吃不?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闲话武威人:精明是民勤人的族徽

    “实惠”是民勤的一个重要概念,它包括两个方面:即“实在”与“优惠”。“实在”就是...

  • 驴话连篇

    说文》言:驴,似马,长耳。能驮东西、拉车、耕田、供人骑乘。太史公皆谓为匈奴奇畜,本...

  • 我看你戴没戴乳罩

    日子到了六七十年代,农村也没发生什么变化,只是乡改成了人民公社,村改成了大队,小...

  • 倒灶鬼日的民勤话

    民勤,旧称“镇番”,是一个方言浓郁的地方。1984年,我从学校毕业,坐班车到民勤报到...

  • 正版民勤话-- 情书

    该好的 哩浪?你就把人想的就!你格得把窝记的没有叁?叫你见号人,窝藏说你哩你...

  • 民勤风味小吃(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