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态 > 环境保护 >

一个大学生的意外死亡与一个环保组织的难产

时间:2006-11-29 08:28来源:搜狐 作者: 点击:
一个大学生的意外死亡与一个环保组织的难产 本报记者 宋扬  【来源:公益时报】 时间:2006年11月28日10:45   新闻背景:今年暑假,北京交通大学2004级学生高富浪与另外18名大学生对甘肃省甘南若尔盖湿地进行环境考察。7月28日,两名队员和一名导游在黄河

一个大学生的意外死亡与一个环保组织的难产
本报记者 宋扬  【来源:公益时报

时间:2006年11月28日10:45

  新闻背景:今年暑假,北京交通大学2004级学生高富浪与另外18名大学生对甘肃省甘南若尔盖湿地进行环境考察。7月28日,两名队员和一名导游在黄河中游泳,女大学生小徐被困河心岛上。
  21岁的高富浪携带着由10多个空塑料瓶组成的“救生圈”营救小徐,返回途中被黄河水卷走。


  发展顺利的小草根突遇危险事件
  “队员告诉我这件事时,我一下子就懵了。”
  绿驼铃的发起人和负责人赵中如此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绿驼铃是甘肃兰州的一家环保NGO,也是此次夏令营的组织者。
  当时赵中在忙别的工作。现在他后悔不已,“去年我还参加了绿色营活动,今年没有去,没想到出事了。”
  事发后,身在兰州的赵中第一时间赶往玛曲处理事件。他联系了高富浪的家人和北京交通大学,共商处理办法。
  “我们没有任何经验和准备。” 赵中说,绿驼铃的成员多次到高的家里探望其父母,但还没有做出任何赔偿。
  对于一个刚刚运作两年,“靠向国际组织伸手要钱做项目”的组织来说,赔偿资金成为很大的难题。
  活动之前,绿色营为队员购买了保金为3元的保险,最高索赔金额为6000元。但是截止到发稿日期,保险公司的还没有理赔。
  “我们和家长商量,赔偿的事能不能先缓一缓。”赵中很无奈,“我们一定会给死者的父母赔偿,但现在我们没有钱。”
  绿驼铃只能通过项目结余资金拿出一部分钱,另外,绿驼铃计划通过募捐募集一些钱。
  这之前,绿驼铃的发展状况,用负责人赵中的话来说,“发展太顺利了。”今年年初,赵中和同伴制定了绿驼铃2006年的三个发展目标:有固定的办公场所,有全职的工作人员,正式的登记注册。
  到7月份,前两项目标已经实现,登记注册也在积极进行中。
  “我们已经向兰州环保局递交申请了,环保局领导已经基本同意了,接下来就是走审批程序的问题了。”赵忠表示,正式登记的希望很大。
  但是意外事件改变了他的步骤.
  “8月份后,绿驼铃的活动基本上都停下来了,最近才刚刚重新运作。” 赵中坦率的表示:”注册的事情,也先放一放,等这件事完全解决了再说。”


  绿驼铃的缘起:环保NGO门槛最低
  2004年,赵中大学毕业后,一个人从家乡安徽来到中科院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
  在大学期间,赵中加入了学校的环保社团,与全国高校环保社团的同学都有联系。来到兰州后,赵中马上联系到了兰州几个大学环保社团的同学,很快和他们熟识起来。
  “找到家了。”赵中如此形容当时的感受。
  2004年11月4日,在甘肃政法学院的一间教室里,赵中在“家人”的支持下发起成立了“绿驼铃”,致力于西部环境保护事业。当时绿驼铃的成员,除赵中和几个发起者外,主要是兰州各高校的学生,甘肃各大学的学生社团也以整体的身份加入绿驼铃。
  赵中选择了做环保,不只是大学时作环保社团的经历,在他看来,环保组织最容易做,入门门槛最低。
  “不管你有没有钱,都可以做。对于环保组织,有钱可以做项目,没钱也可以做一些宣传活动。”
  绿驼铃对主要工作方向的设计是“促进甘肃的环境保护工作、采取行之有效措施解决甘肃环境问题、在中小学生中开展环境保护教育、促进甘肃高校环境类社团发展、举办组织针对环保志愿者的培训和能力建设。”
  绿驼铃成立后,不但获得了国内众多民间组织的支持和帮助,以资助草根NGO知名的GGF和太平洋环境组织都先后给予绿驼铃资助,现在的绿驼铃才拥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办公设备。
  自成立以来,绿驼铃组织先后开展了“水果贺卡”、“甘肃环保作品FLASH大赛”、“绿色中国迎奥运,保护母亲河”、“2005年、2006年甘肃省大学生绿色营”、“退耕还林(草)与当代大学生论坛”等活动;实施了 “民勤环境宣传教育”、“羚羊车环教培训”、“兰州市环境教育基地建设”等环境教育项目。


  绿驼铃的两大困境:没有合法身份、没有人参与
  绿驼铃一直想拓展成员的范围,希望有各个行业、领域、年龄层的人加入。但是现实中,其参与者主要仍是在校学生和绿驼铃成员拉来的亲戚、朋友。
  对此,赵中十分不解:“绿驼铃做的宣传活动也不少,还做了一些免费的广告,可是,从来没有人主动要求加入绿驼铃。”
  没有新鲜的力量加入,同时绿驼铃原有成员也在不断的变换。“人员变化很大,很不稳定。”赵中曾两次用这样的话语形容绿驼铃。
  绿驼铃最初核心的8个人,现在只剩2个。原因很简单,绿驼铃的成员最初都是学生,不可避免的因为毕业,继续求学深造,先后离开了。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离开兰州的。” 赵中表示。
  尽管没有正式登记注册,赵中认为绿驼铃是甘肃的唯一的草根民间组织,理由是“我们有固定的办公所,有全职的工作人员。”
  尽管如此,赵中仍然希望“有个大组织招安我们就好了。”
  也许,这个愿望在发生溺水事件后就更加强烈了。


  链接
  发稿前,记者获悉,高富浪的父母已收到北京市海淀区民政局为高富浪颁发的“见义勇为”荣誉证书。 高父说,除了证书,海淀区民政局还给予1000元奖励,北京交通大学校方和同学还给予捐款2万多元。
  据了解,高富浪遇难后,其队友在互联网上建立了“高富浪纪念馆”,倡议为高家捐款。
(责任编辑:王伟)

TAG: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