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拯救民勤 > 本站记事 >

[连载]一个民勤人的湖区见闻(六)

时间:2007-06-27 16:16来源: 作者: 点击:
[连载]一个民勤人的湖区见闻(六) 沙进人退的悲歌作者:马俊和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有两个东西在缠绕着人们—名和利。出名的方式也有许多种,一般人心里最朴素的情感简单说来,这名声大概就分为好名和坏名两种吧。民勤出名了,这个名不是因为黑瓜子多值钱,也不是黄河

[连载]一个民勤人的湖区见闻(六)

沙进人退的悲歌
作者:马俊和



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有两个东西在缠绕着人们—名和利。出名的方式也有许多种,一般人心里最朴素的情感简单说来,这名声大概就分为好名和坏名两种吧。民勤出名了,这个名不是因为黑瓜子多值钱,也不是黄河蜜有多甜,也不是出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更没有发现什么举世的大油田矿藏什么的,而因为这里的生态环境问题,再确切些说就是水和沙漠化的事。

在今年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谈及“最牵挂甘肃的四件事”,第一件仍然是“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这已是自2001年以来,温总理对此问题的第14次批示和指示。

 我们在来看新华社的一篇关于民勤的报道:“    3月27日15时28分, 2007年以来最强的一场沙尘暴袭击了甘肃省民勤县,瞬间风速达到每秒20米,风裹挟着沙尘扑面而来,整个民勤笼罩在一片昏暗当中。    地处河西走廊东北部的民勤县是中国北方地区沙尘暴四大策源地之一,年降水量仅11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2646毫米,是全国乃至世界最干旱的地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林业局在湖里设置的风沙观测点



   近6年来,民勤县尚未治理的风沙口流沙又向绿洲前移了15米至40米。目前,流沙正在以每年8到10米的速度吞噬绿洲腹地……    全国最近一期沙化普查监测结果显示:5年间,拥有30万人口的民勤县,监测区内耕地的风蚀沙化面积增加了15万亩,荒漠化面积达2250万亩,占全县国土面积1.6万平方公里的94.5%,绿洲只剩5.5%。”

我们再来听那些专业人士说民勤:“长期关注研究民勤生态环境的国家林业部专家李怒云曾说,从生态意义上讲,民勤不只是民勤人的民勤,也不只是武威人的民勤,而是中国乃至世界的民勤,民勤对整个大气环境产生重要影响。在地理和环境梯度上,民勤处于全国荒漠化监控和防治的前沿地带,阻隔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合拢,是中国西北部风沙线上的一座“桥头堡”。民勤绿洲的存亡关系河西走廊的安危,如果民勤绿洲不保,必将危及河西走廊,河西不保,必将危及全国。一旦狭长的河西走廊被拦腰斩断,东起连云港、西至荷兰鹿特丹的亚欧大陆桥将名不副实,内地与新疆只能隔沙相望,古丝绸之路也将不复存在……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深陷沙中的标杆



   甘肃民勤治沙综合实验站站长徐延双认为,两大沙漠一旦失去民勤绿洲的阻挡,南下沙化的速度将迅速加快。河西走廊被阻断并迅速消失,沙尘暴更加肆虐。同时还有可能改变区域气候,逐渐影响到整个北半球的气候,会使全球变暖愈加严重……”

这样触目惊心的数字和论述,足以让每一个正常人吃惊,也难怪总理自过问14次。对外人来说,这些东西或许只是字面的数字,干巴巴的,而对当地老百姓来说近乎是灭顶之灾。为了生存,当地的居民不得不以各种形式逃离自己的家园,投奔亲友、外出打工、外出读书……只要是能离开这个地方。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看着这滚滚的黄沙,有谁会相信在就在30多年前更远的时间里,这里曾经也是一片汪洋,鱼虾成群,野鸭蔽日,芦苇摇曳,碧波荡漾。而在今天,这里的沙漠以每年20米的速度在向东推进,可怕而毫无遮拦地吞噬一切。




“中国北方沙漠化过程及其防治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王涛及杨根生、陈广庭研究员,对民勤的沙漠化问题用科学的语言做了明确的论述:沙漠化主要由缺水引起。民勤一带沙漠化严重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自然因素,一是人为因素,其中人为因素是主要原因。从自然因素来看,民勤盆地处于石羊河下游,其生态环境的脆弱性是地质历史时期,随着陆海结构、纬度地带性、地貌格局的变化早已孕育形成。而且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我国北方气候处于更加干旱的时期,加剧了民勤盆地沙漠化趋势。

  从人为因素来看,首先,人口增加造成了趋向沙漠化的压力。1953年,民勤县只有11万人,目前已增加到了30多万人,几乎增加了两倍。这些增加的人口大多数是农业人口,客观上增大了对水和耕地的需求。

  其次,水资源利用不当。如上中游过度用水,造成下游的民勤一带来水量大幅度减少。 20世纪50年代,石羊河每年提供给民勤县5亿多立方米水,如今每年不到1亿立方米。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记者在观测点采访



  再次,土地开垦过度。从1977年到1993年,民勤县就开垦了2万多公顷农田。以前在绿洲与沙漠之间有大量天然灌木丛作为过渡带,有力地保护着绿洲。但是这些过渡带被开垦成了农田,又很快被畅通无阻的风沙变成了沙丘。这些人为因素增加了耗水量,石羊河又提供不了,民勤县只好从地下取水。而随着每年5亿立方米的地下水被抽走,地下水位下降,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形成恶性循环。

在民勤的湖区,以往大量村民的自发搬迁给这里留下了堆堆废墟,残垣断壁的院落中散落着废弃的石碾、辘轳等农具,除了屋顶,几乎都被风沙淹没,村落中为数不多的几株沙枣树已枯死,兀立在寒风中发出阵阵呜咽,让这冷清的村庄更显荒凉,“沙压墙,羊上房”,已是这里生态日益恶化的真实写照……

也就是在近50年前,我的爷爷一辈人在政府的号召下,喊出了“人进沙退”的口号,修水库、栽防护林,向沙漠进军。50年后,我这一辈人却不得不面对沙进人退的残酷现实,甚至背井离乡,远走他乡。一个甲子的风水轮流,天灾?人祸?无奈,无奈……
TAG: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