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拯救民勤 > 本站记事 >

[连载]一个民勤人的湖区见闻(五)

时间:2007-06-16 06:55来源: 作者: 点击:
[连载]一个民勤人的湖区见闻(五) 梦里的青土湖作者:马俊和   “记忆中的青土湖很美很美……风和日丽的日子,出了家门向北眺望,湖水白茫茫的一片,似轻纱抖动,似薄雾飘荡,有时还会有神奇的海市蜃楼出现。……湖中长满了芦苇,有房子那么高,到了秋天,偶尔吹来一

[连载]一个民勤人的湖区见闻(五)

梦里的青土湖
作者:马俊和

  “记忆中的青土湖很美很美……风和日丽的日子,出了家门向北眺望,湖水白茫茫的一片,似轻纱抖动,似薄雾飘荡,有时还会有神奇的海市蜃楼出现。……湖中长满了芦苇,有房子那么高,到了秋天,偶尔吹来一阵风,铺天盖地的芦花似鹅毛飘飞,似雪花飞舞,煞是好看。芦花丛中栖息着很多水鸟,有仙鹤、大雁、白鹅,最多的要数黄鸭。湖中碧波荡漾,鹅鸭嬉戏,鲤鱼翻飞……”面对青土湖如今的场景,丁老师不断地叹息,他这样写道:“几十年过去了,青土湖已是名存实亡,湖中风沙肆虐,‘黄龙’滥舞,然而那水、那草、那鸟却像一幅名画一样,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这段话是西渠镇是志云小学丁育江老师,在他的《记忆中的青土湖》一文中写的。在他的记忆中,青土湖是他儿时的天堂和乐园。而今天,我们看见的青土湖只是一片黄沙和望不到边的盐碱地,上面稀稀拉拉地残存着一些瘦弱的原生植被,在风中不住地摇摆。作为80后的我,对自己家乡曾经有过的那片水,也只能在读了这段文字后,踩着这片盐碱地望着天,默默地神往了。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西汉时期的湖


历史上的青土湖原名潴野泽、白亭海,潴野泽在《尚书?禹贡》、《水经注》里都有过记载,称“碧波万顷,水天一色”,也有大禹治水,到潴野泽才大功告成的传说。它是《尚书?禹贡》记载的11个大湖之一,是一个面积至少在1.6万平方公里,最大水深超过60米的巨大淡水湖泊。在西汉时称为猪野泽,面积4000平方公里,水域面积仅次于青海湖。隋、唐时潴野泽东西一分为二,其中西面的叫西海,也叫休屠泽,面积1300平方公里,民国时改名为青土湖,面积有400平方公里,解放初的青土湖也有100多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隋、唐时期的湖


关于它有很多美丽的传说:相传每当风清月明之际,湖中笙歌管弦,悠扬悦耳,数里可闻。也有的说,青土湖早年有金水牛潜伏于水下,逢天年干旱,它便钻出水面,向四向八方喷洒雨露,使周围水气腾腾,时雨不断,庄稼经常获得丰收。后来,金水牛被外国“长毛子”盗去,于是民勤便陷入干旱的窘境中。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民国时期的湖


另外还有一则流传广泛的传说:当年驻牧青土湖畔的匈奴休屠王在与汉军的战斗中失利,他想率部投降,不料消息走漏,他被另一个匈奴藩王浑邪王杀害,并且抢走了他的祭天金人。他的部众因拒绝成为浑邪王的臣民而一齐投湖自杀。从此以后,青土湖里就出现了奇怪现象,每天晚上湖中就隐隐约约传出唱歌和演奏乐器的声音,歌声非常凄凉,可是怎么听也只能听清两个字:“失我”,“失我”。后来一个有学问的人经过此地猜到了歌的内容,原来是那首有名的匈奴民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失颜色。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今天的湖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保护措施的墙体标语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封育压的草格子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湖区地图

这里曾经是一个水草丰茂的地方,这里曾经碧波滔天,这里曾经野鸭成群,这里曾经是匈奴人的王庭,这里曾经......今天,这里的所有辉煌都只能用一个“曾经”来记述了,对一个后世的民勤人来说,是一个悲哀和遗憾。现在的湖区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地下水严重矿化,驴吃了都会摇头。按政府的计划,原来的中渠乡,西渠镇在靠近湖的村庄要全部搬迁,在湖里搞封育来恢复自然植被,进而最大程度上地保护湖区,拯救民勤。

湖泊的消亡、水资源的严重匮乏还存在更加严重的危机。资料显示,包括青土湖在内的民勤湖区,近年来沙化土地每年以2.3%的速度增加,每年有7000亩土地沦为沙漠。一位民勤的诗人曾在一首诗里假历史老人之口这样警示人们:
  “别忘了,
  三千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古海,
  三百年前这里还是波光粼粼,
  三十年前这里仍有鸭塘柳林,
  而三十年后,
  三十年后的今天,
  你们却只落得,
  一片荒漠,
  一道秃岭,
  一双呆痴的目光,
  两片干裂的嘴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蓝天、白云1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蓝天、白云2


蓝天,白云,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样牧歌式的生活,对今天还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已经是一个遥远的梦了,永远地停留在了记忆的尽头。今天,我们所看见的还是那片蓝天,那片白云,风仍然在吹,却不见草,遑论牛羊?岁月的沧海在民勤这片土地上没有变成桑田,而化成了无尽的黄沙和盐碱滩。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1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2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3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4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碱柴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酸胖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芦苇
原生植被担起了阻击沙漠化的重任

这些植物看起来很不起眼,没有高大雄伟的身姿,没有漂亮的花朵,也没有可口诱人的果实,很多人连它的名字也叫不出来,它就这样在鸟不生蛋的地方,默默无闻地活着。有水的时候,它便快快地舒展身体,没有水的时候便静静地潜伏,等待下一次的盛开。干旱奈何不了它,风沙在它面前停止了匆匆的脚步,很少有人知道它们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是怎么生存的?它们才是沙漠里真正的英雄。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海拔表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白花花的盐碱地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白花花的盐地上满是贝壳的尸体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湖底上的结晶

我们乘坐汽车到了湖底上,这里的海拔在1250米左右。在来民勤的路上过祁连山时,海拔表上显示的是4000多米,2000多米的落差造就了青土湖,却也是这2000多米落差的路上,不停地拦截祁连山的雪水,导致了青土湖最终的死亡。在没有到这地方前,一路上我就在不停地想,湖里究竟成什么样子了?难道真如很多报道上所写的那样吗?等自己眼见了,一时间才真的把自己惊得不知所措。用铁锨在湖底上一挖,就挖出来大快硬硬的结晶,就是原来民勤化工厂用的原料—硝。湖消失了,留下了这样的沉淀,成就了一个工厂,算是湖给民勤人造的最后的福吧。只是这样的一个工厂,也随着湖灰飞烟灭了。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石头和贝壳的守望

在湖底的沙滩上我发现了这样一块石头,上面有一个贝壳牢牢地套在石头尖上。严格地说这也算不上是石头,它只是有许多沙子经年累月地堆积在了一起板结了,民勤人称这样的东西为“沙棱骨”。不知道这两件物能在一起,合为一体是经历了怎样的过程?或许它们在很多年前已经就是朋友了,那时间这个贝壳的年纪还很小,当湖里的水越来越少,已经不足以使贝壳生存的时候,贝壳站在朋友的肩膀上远眺,它想看看远处还有没有足以让自己活下去的水。这一站,它就再也没有能下来,永远地和朋友合为一体了。只是在今天这样的对他们而言只有死亡的环境里,两物紧紧相依,相互守望,相互驱赶着寂寞和孤独,诉说着它们自由、快乐的过去......
TAG: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