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栏 > 唐仪天 专栏 >

唐仪天最新作品--蛾子

时间:2005-09-15 05:26来源: 作者: 点击:
《蛾子》      作者简介:唐仪天,男,1964年生,民勤县苏武乡五坝村人。自号宜田,人称“两半日子”。一手拿锄头,一手操笔杆,在沙漠和稿纸上进行着艰苦卓绝的生存游击战。种地四十亩,勉强养家度日;习文十余年,依旧痴心无悔。曾在《人民文学

《蛾子》

     作者简介:唐仪天,男,1964年生,民勤县苏武乡五坝村人。自号宜田,人称“两半日子”。一手拿锄头,一手操笔杆,在沙漠和稿纸上进行着艰苦卓绝的生存游击战。种地四十亩,勉强养家度日;习文十余年,依旧痴心无悔。曾在《人民文学》、《飞天》等刊物发表散文多篇。

     特别说明:该文章经作者特许后发布于民勤大众信息网,其它网站严禁转载,若民勤网站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一只不知名的蛾子,不幸掉在了我的茶杯中。这时候,我正坐在写字台看书,端起茶杯饮水时,才发现它在水中扑打双翼,艰难的挣扎。它也许早就注意到坐在定字台边一本正经读书的我,可我却根本没有听见它的落水声和落水以后的求援声。对于蛾子来说,茶杯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深渊,不通过我力的营救,它是绝对不会自救 的。它眼睁睁的望着我——它一定在那 里怀着一种极大的求生欲,用它的眼神肯求我的垂怜。
     我把笔管伸入茶杯,蛾子粘在笔管上不,哦子紧紧地抱住笔管,瑟索着出来了。蛾子无言,我也无语,两目久久的相视着,蛾子于我只是小小的昆虫,而我于蛾子,却是一座雄伟的高山,奇崛的大树。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空域里,我与蛾了之间缺乏一种沟通和交流的语言(或是信息),我不知道蛾子因何而溺水,一个小小的生命为什么寻找这样的归宿?我和蛾子同在一个村庄里生存,它的故事我怎么没有听到呢?
     蛾子是一种比较喜欢群体生活的小昆虫,它们每天夜晚都会集结在我屋内的灯下,振翼飞舞。它们是天然的舞蹈专家,把我的居室作为立体的舞场,上下翩跹,左右回旋,淋淳尽致的舞出它们的自得和自足。我看不出它们的性别,我想它们也一定是男女结伴雌雄相拥地在一起漫舞私语,只是我无法听懂罢 了。我突然有了一种猥亵和卑琐的想法,熄灭了电灯,那些飞翔的蛾子,肯定会携着它们的恋人纷纷逃逸而去,在我屋子的许多阴暗潮湿的角落,干它们的事——我听见了唼唼的接吻声,还有除却巫山不是去的作爱声,以及雄虫雌虫体悟性爱的呻吟声……
     它们也是一群深富激情的生命实体。在这长达三十几年的时间隧道里,和我同居于一个村庄,同居在一间斗室里,生为人身的我却从未关注过它们的生活和爱情。它们是怎样走出生的门槛?又怎样遁入死的玄关?它们不喜不悲走过短暂却并不奢华的生命过程,没有带来什么,也不曾拿走什么。它们不以著述浪得不朽,不以豪论来夸耀此生,只能像一个庄稼人一样活完默默无闻的一生,悲乎壮哉?这些小蛾子,天天集结在我的居室之中,深深地关注着我的一切——一个农人的自卑自弃、荒唐潦草的爱情和虚伪掩饰的性爱。
     我拉亮电灯,觉得蛾了们完成了它人激情澎湃的约会和性爱,从各自不 的“家”,重新来到四十瓦日光灯营造的免费舞厅,以永远不疲的激情载歌载舞。而一个被土地消磨得几年麻木的人,只能望物兴叹而已!我知道我家的真正主人不是我,面是蛾子。当我锁住门,晃动着钥匙上地干活 时,蛾子待在家里过着它们妙不要言的生活。我遗失的一粒米,一滴残羹,一片菜叶,足以使它们饱食一生或几世几代。它们对世界的甚少,生活给予它们的苦难和忧虑也少。而现实却永远不不能满足一个农人的企盼。农人的生活就像月光,只有上弦和下弦,丰盈的是梦幻,残缺的才是现实。农家几世几代的守着一片土地,像搞一部惊世巨著一样,反复修改重写,唯恐因潦草和用词不当而遗笔于后世。他们把饱满 的籽实合理密植在土里,把空茫和失望收获在仓里。
     ——这只蛾子天天出入在我的小屋,看着我这个比它身体大亿万倍的人——失去了翅膀的家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作。我把一块块四四方方的土地作为稿纸,种上葱葱郁郁的庄稼;把田野一样阡陌纵横的稿纸摆在案头,写上错综纷杂的思想。曾经稚嫩的在庞沟壑纵横,胡须像一些不需要怎样务作也能发育茁壮的庄稼。
     人曾了是蛾子,这是这只蛾子因私欲的膨胀和贪婪的滋生,让久不运动的翅膀奶化了,轻薄灵巧折翅,只能深化成永远伸出去索要的手,这只手伸出去后,永远也缩不回来。
     在这样一个风沙飞扬的村庄城,窥探我生命 秘典的东西原来这么多——根小草,一堵残墙,一些虫蚁……用它们各自不同的眼光和角度,珍存我人生的一部分和全部。就像我深夜徘徊在别人的生活中一样,我相掀开别人的和活,从他那里寻出一点隐私和秘密,当然也想寻出一点刺激,以填补我人生的亏缺与不足。
     蛾子因为对我生活这份熟悉,渐觉迷茫,在这样的群体舞蹈中,抛脱了舞伴,弃置了相爱,脱离了生活的轨迹。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琉璃水晶般透明的世界,便滑翔而下,以致沉溺。人类也常常开工典礼样的无常。他们沿阒一条下直的道路,快马加鞭的飞奔,眼问及此事突然出现了一个不能逾越的鸿沟,这时候因为一股巨大的惯性生他失去上控,最终粉身碎骨。
     蛾了这时已风干了它的翅膀,它反复振动着翅膀,整理老妈子受伤的心灵,像个长期以来了生命玄机的和尚,一头扎进了茫茫红尘。在千年万年的时空中飞舞,不知它可记得和它切磋过生命体悟的我呢?

TAG: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