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栏 > 柴尔红 专栏 >

探索石羊河发现民勤人系列—乌松苍柏去了哪里?

时间:2007-11-27 07:13来源: 作者: 点击:
  乌松苍柏去了哪里? 文:柴尔红   涵养水源的森林灌木在人的需求欲望下,在利斧铁锯中,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消耗殆尽。自然生态由良性循环变成恶性循环,人总是罪魁祸首。人以为是自然的主宰者、征服者,自然界的一切都可以为人服务,服从人的

 

乌松苍柏去了哪里?

文:柴尔红

 

涵养水源的森林灌木在人的需求欲望下,在利斧铁锯中,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消耗殆尽。自然生态由良性循环变成恶性循环,人总是罪魁祸首。人以为是自然的主宰者、征服者,自然界的一切都可以为人服务,服从人的调配,服从人的需求。其实人是自然循环的一个环节,人属于自然,而自然并不属于人。相对于人类,自然是永恒的,是超乎人类社会,人伦政治,人情世故之上绝对的客观存在。

人与自然协调,人可长久。

人与自然对立,大祸降于人类。

乌鞘岭上的松柏,祁连山中的森林,变成了房屋栋梁,变成了武威文庙的大殿,变成了圣容寺的雕梁画栋。过去民勤的大户人家,或伐木水漂运来,或用骡马铁车,从古浪、天祝,从乌鞘岭、祁连山中拉来粗大的松柏,无数的檀椽,盖起了自己的家舍;湖区的人家,谁家有从贺兰山砍下用骆驼驮来的松木梁檀松木椽子,全檀全嵌,四扇八窗,四梁八柱,“墙倒房不倒”的宅院,这户人家在当地便不同凡响。可谓间间房屋树木造,座座庙宇松柏变。从天祝、古浪到民勤武威,从阿房宫到紫禁城,祖祖辈辈生活了多少年,便把乌鞘岭的大江南北的松柏消耗了多少年。“大兴土木”离不了木。

但是,从古埃及的金字塔,到古希腊的神庙,古罗马的斗兽场到哥特式的西方中世纪教堂,却是以石为建筑材料。大兴的是石头。我国的蒙藏等游牧民族,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草原上,在游动的放牧生活中,比我们固着在狭小土地上靠种田为生的汉族农耕文化,更懂得人的行为与大自然的关系。穹庐为室兮毡为帐,他们的房屋,取自牛羊的胃消化粗草纤维后,生产出的你不剪也会自然脱落一年两次的毛——夏毛和秋毛,擀成毡搭成帐。现代欧美上流社会的人士,不但物质富裕,而且精神也更富有的一些人,他们更倾心于一种更环保更节约更生态化的生活方式:从房屋的节能低耗冬暖夏凉到丧葬的生态化,从行的少汽车多自行车,多徒步行,到食的各取所需,不贪吃贪喝,不浪费……

就说棺木一项吧,一个民勤老人,现在的条件逐年好啦 ,儿孙们为他准备的棺材,由沙枣木换为榆木,再由榆木换为柏木,柏木棺材由薄一点、小一点的换为大一点、厚一点的啦——我们的习俗有多么深厚、沉重,问题就有多么严重,解决起来就有多么困难。而草原上则盛行天葬。元朝时连皇帝也是两板薄葬,如蚌壳相合,就这还是受汉人影响,万马踏平后与周围青草无二致。元朝没留下一座皇陵让后人挖掘考古,费神费力研究。有时间、精力、资金的中美日蒙等国的人们仍在煞费心机寻找成吉思汗陵,说不定早化作尘土青草啦!人的生老病死是必然的,天葬有利于鹰、狼、狐的繁衍,而鹰、狼、狐等制约了危害草场的鼠兔。淘汰了老弱病畜,如同美国黄石公园的狼一样.天葬从表面上看是“吃肉还肉”,实际上是生态平衡,表面看的宗教文化,神奇习俗,实际上因具体的自然环境使得智慧感性顿悟了科学的原理,其实也是自然环境造就的文化习俗,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人不过是物质循环、能量循环上的一个链而已,人处在自然生生不息的循环之中,人属于自然,人的生产、生活、习俗、文化、观念并不是一成不变、千篇一律的。我国一些文化先进、头脑富有的地方也出现了生态化丧葬——树葬;我国的回族等还有世界上许多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多生活在荒漠区,他们的丧葬也不装棺材,照样解决了人类的丧葬问题,从人口说有十几亿,从空间说中亚、西亚、北非,都是这样,从时间说也有几千年了。宗教文化也离不开自然环境,而文化的多样性一旦丧失,对人类文明是“近亲繁殖”,会走向一个死胡同,那是非常危险的。在生物的进化史上,恐龙因为失去“多种选择的适应性”而死亡,而像老鼠样的一种哺乳动物,因为具备多样选择的适应性,反倒生存下来,繁衍扩散,成为地球上今日大多数动物的共同祖先。生态的多样性,生物的多样性,文化的多样性,是相辅相成的;通俗讲就叫做:“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民勤谚语讲“离了张瞎子,连毛吃鸭子”,说的都是同一个意思。蒙满地处寒冷,自当长袍大褂;华南温湿,短裤裙子方才合适,多样的消失源自人的愚昧,源自丑恶的政治权术谋略,本质上的天人对立,必遭报应,天理不容。

欧美一些上述少数人也流行藤蔓编制的棺木,中国南方、东南亚的一些客商利用本地丰富的易再生的藤蔓等可再生自然资源,抢占商机,取得了商业利益、生态效益、社会文化的“良性循环”上的“全赢”。由此可见,人的需求是可以改变调整的,人的生产生活方式是可以改变调整的。人类社会的思想文化,也是可以改变调整的,向着“天人合一”的目标改变、迈进。

乌鞘岭上祁连山中的森林灌草、植被,为什么被破坏了,有心的你还可以继续深入探究下去!你更有能力,更有办法改变调整自己的生产生活方式,改变调整自己的思想文化、价值观。就说用树木柴草作燃料、取暖做饭吧,你可以选择砍伐森林树木,“伐薪烧炭南山中,坎坎伐檀兮,你可以选择农家秸秆柴草,也可以选择液化汽,天然气,煤炭,更可以选择沼气,太阳灶,太阳能热水器,还有光导纤维传输的可控核能。

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啊,千千万万;人类文明方向啊,应该是子孙永续,前途光明!

让我们虔诚地为人类祈福!让我们虔诚地为大自然的良性循环祈愿!

人是有组织性、社会性的,人的群体性行为,由组织者、当头者、管理者导引的,有时人的需求、社会经济的发展与保护自然之间的冲突是相当尖锐、激烈的,这时一个决策者的作用绝不同于一般民众,让我们看一看历史上的一位大官与发展和保护有关的一例:民国时编写的《新修张掖县志·人物志》中对清朝嘉庆年间,与甘肃提督苏宁阿有关的叙述:“苏宁阿,满州人,自束发从戎,屡建边功,从无挫创,所至以爱民为先……性尤淡泊,一衣一食动以民膏为念,故处处为地方策万全。有商民请开八宝山铅矿,大吏已允如所请,特以地属甘提,征求提督同意。苏乃亲往履勘。见八宝山松柏成林,一望无涯,皆数百年古木,积雪皑皑,寒气袭人,欣然曰:‘此甘衣食之源,顾可徇一二奸商之意,牺牲数百致所培之松林耶!’(恐矿徒伐森林,以致水源不足。)乃反对开矿,专摺奏明,幸沐允从。用铁万斤,铸成‘圣旨’二字,旁注‘伐树一株者斩!’是认八宝山森林为国所有,后之守土者都随遵严禁以保水源,则有功于张掖者甚大。”

历史的一幕幕画面何曾鲜活?留给今人的损益又是何曾明了!一般人的能耐毕竟有限,他的行为也可控制,但当头者、决策者、社会管理者的思路、行为,那才关键。那才重要!

天将降大任于中国的未来,降大任于中国的青少年,大家努力噢。

 

TAG: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