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栏 > 沙漠二重奏 >

沙漠二人行——我的师承

时间:2010-10-18 11:55来源:本站 作者:马汉蓉/马俊河 点击:
摄影:马俊河 我的师承 文:马汉蓉 扳指算来竟已做了七年的老师,命书上说七是我要防备的数字,所以当数到七时我倒吸一口凉气。在七这个年份里,我教师的生涯可能真的已不久已,只能节哀顺变了。想当初放弃公司白领的机会,为了不切实际的所谓梦想,到某所民办职业技术

 

摄影:马俊河
 

   我的师承

       文:马汉蓉
 
扳指算来竟已做了七年的老师,命书上说七是我要防备的数字,所以当数到七时我倒吸一口凉气。在七这个年份里,我教师的生涯可能真的已不久已,只能节哀顺变了。想当初放弃公司白领的机会,为了不切实际的所谓梦想,到某所民办职业技术学校做老师。还厚颜无耻的给自己找个偶像——孔子。信誓旦旦的要像孔子一样把自己的思想发扬光大,传承给我的弟子,以影响世人。现在想来其实本就没什么思想,又何谈发扬光大呢。
 
那么我郑重的介绍我的最重要的一个师承——孔子。他是个可爱温和的老头子,循循善诱而又孜孜不倦,一本正经的说些大实话。他的第一节课告诉弟子们:“有老朋友从很远的地方来看你了,这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于是我模仿他的样子温良恭俭让的跟学生们说了很多大实话,可是结局截然不同,孔子出名了,弟子们都有好的就业机会,纷纷封侯封相了,我的弟子们却报国无门。反省之后恍然大悟,孔子是圣人,我是凡人,我没有掌握其精髓。正欲再接再厉继续摸索,没成想连上课的机会都没了。
 
接下来要说说我的启蒙老师,便是我的祖父。那个沉默寡言,脾气倔强,宁折不弯的老帅哥。他认得的字是从人家大门上贴的春联上学来的,积少成多之后竟达到能够读懂报纸的程度,也就是起码小学毕业。我没上过幼儿园,所以小学前就是他教我识字,拿一节电池里抠出来的碳棒满院子写。他不仅教我识字也叫我做人,他不让我剩饭,让我吃饭的时候不要放屁不要擤鼻涕,饭掉了要捡了吃掉。他的经典语录说:“打牛千鞭,不见一粒米。”从小我就从他那里学会了爱惜粮食。
 
然后是我的小学老师。我的小学是甘肃省民勤县东湖镇红英小学,是当时镇子上最好的小学,不像村里的小学那样几个班在一个教室上课,这边上着那边自习,那边上了这边就自习。一年级的语文老师是胖胖的严厉阿姨,有一次上课说话被罚站了一节课,不过很有责任心和耐心,冬天天冷了就一大早起来到教室帮我们生炉子。一年级的数学老师是民办教师,一到农忙的时候得回去收拾庄稼,我们就自习得很开心。还有体育老师也是民办的,夏天上体育课坐在树荫下聊天,老师有个女儿是弱智,就在操场卖冰棍,我们体育课玩得热了就买她的冰棍吃,但是她从来就只一根一根卖,若要两根就不卖,说怕我们骗她的钱。很多老师月薪可能只有几十块钱,住在破败的宿舍,过着简朴的日子,安然自得的尽着做老师的本分,从不无故缺课。
 
中学时父亲是校长,占了不少便宜,有哪门课学不好了,老师就叫去谈话,说你这样我有什么脸面面对你的父亲啊你能不能学学好啊,在如此这般的劝说之下我必须要让每门课的老师有脸面见我的父亲,以致在文理分科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哪门学得好。回想起中学时的老师上课全部声音洪亮,当自己也做了老师后发现用那样的声音讲话要耗费很多气力和口水的,若是两节课连上下来我估计气都喘不匀了,而我的老师们却在风沙肆虐的地区用他们最高亢地声音干扰我们的困倦,早自习监督,晚自习补课,用他们最大的力量在教学设备陈旧,教学环境恶劣的偏远地区把我们推进了大学,他们认为这样才能脱离那里的风沙干燥,去到一个湿润秀丽的地方。
 
大学老师跟所有的中国大学老师大同小异,能够潜心学问的为数很少,不追求名利的就更少了。不过前年暑假去上研究生课程,发现有个老师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从商人转变为学者了。她不再上课走神下课走人了,她井井有条地规划了她的课程,毫不懈怠地上满每节课,还告诉我们很多生活哲理,不知道是她所追求的全部得到之后的境界提升,还是追求过程当中的幡然醒悟,总之在我的大学师承之中一跃成为优秀者了。
 
我感谢所有的师承,让我依然怀揣梦想,走在崎岖的路上。
 
文:马俊河
 
      家乡的学校在沦陷,是因为家乡已经沦陷,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如照片上的村学校,现在大多处在破产状态,关门大吉了。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国栋村小学还有三个老师十来个学生,包括学前班的。如今,这所曾经是我们父子两代完成启蒙教育的学堂,已经被修水渠的工程队占据做了办公室和工人宿舍。
 
      旗杆还在,只是没有了鲜红的国旗飘扬,只剩下一个秃头铁杆子矗立天空。从孔老夫子开堂讲学,历代私学和国学并盛,民间教育对民族的发展和文化的传承有着无法比拟的巨大作用。有民国一代,国运不畅,局势动荡,民间苦疾不堪,私学式微。49年之后随着权力对乡村的浸透和完全控制,士绅自治的田园不再,再无私人学堂,村级教育全部由国家和民间共同承办,扫盲识字、发动运动,民间教育的作用也是威力不可低估。
 
      当今,看起来也算是天朝盛世景象了,百多年来的社会变迁却还未见有停止的迹象。市场化和城市化的浪潮席卷到了每一个村落,大量青年人外流,村落日渐衰败,人口凋零,村学校的破败乃至关门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学校撤并的理由很简单,人太少不划算。突然之间,让人感觉教育也是个很功利性的事情,至少办教育的那些人是这样的。在他们眼里,教育和商业是没有区别的吧?
 
      有谁知道破败的村落也还需要教育吗?
TAG:师承 人行 沙漠  (责任编辑:沙漠里的鱼)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沙漠二人行——我的师承

    摄影:马俊河 我的师承 文:马汉蓉 扳指算来竟已做了七年的老师,命书上说七是我要防...

  • 沙漠二人行--路

    离家这么多年,上学工作都路途遥远。若干年间每逢放假,便不断在路上奔波,内心也跟着...

  • 沙漠二人行

    短短的一个暑假竟有这么多人慕名而纷纷来到我的家乡,是工作也罢,是理想也好,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