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栏 > 沙漠二重奏 >

沙漠二人行

时间:2010-09-12 21:05来源:本站 作者:马汉蓉/马俊河 点击:
短短的一个暑假竟有这么多人慕名而纷纷来到我的家乡,是工作也罢,是理想也好,他们都不远千里过来关注了,让我这个土著民勤人有些汗颜。于是也想为家乡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俊和说咱们也模仿章诒和,贺卫方来个四手联弹吧,专写些民勤的景和事儿。我想也好,虽不能与

 文:马汉蓉      

         暑假期间通过老友俊和的NGO接触到几家媒体,猛然发现家乡民勤如今的名气大大出乎我意料。俊和说温家宝做形象代言人的能不出名吗!那倒也是,当年温老人家考察到民勤时,我家老马同志作为若干陪同中的小小一员还得到了一张照片,就放在我家沙发左侧。打从我家有了那张照片,民勤这个快成为第二个罗布泊的小地方便日益为众人所知了。
        接触的第一家媒体是一个来自德国叫做古斯婷的姑娘,为德国杂志《侧面》写稿。她操一口京腔,普通话讲得比俊和还好,一眼便知她是个目光敏锐,思维敏捷,颇具智慧的人。她去沙漠了解家乡的防风治沙工作,采访农户对环境变化的感受,对生态的了解,对生活的想法。第一次接触德国人,发现他们善于发现研究问题,客观且直接。
        第二家是韩国的KBS要拍有关沙漠的纪录片。他们跟我之前所了解到的韩国人一样,拍摄要求画面和内容的完美,事先的演练可能会让最终的片子有做作之嫌,但在沙漠里无半点遮拦的阳光底下拍摄几个小时的敬业精神着实让人敬佩。
        第三家是中国本土的记者,也是要拍纪录片,与韩国的区别是他拍的仅是有关民勤的,民勤的沙漠以及居住在沙漠边缘的人。他们无需演练,用最写实的手法拍摄最真实的生活,告诉人们原来在这样的地方也有着这样的生活。
        短短的一个暑假竟有这么多人慕名而纷纷来到我的家乡,是工作也罢,是理想也好,他们都不远千里过来关注了,让我这个土著民勤人有些汗颜。于是也想为家乡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俊和说咱们也模仿章诒和,贺卫方来个四手联弹吧,专写些民勤的景和事儿。我想也好,虽不能与大家相提并论,毕竟也能为家乡尽点儿微薄之力,所以就开始了我们的合作——沙漠二人行。
 
花儿园神树
 
        花儿园神树
 文:马汉蓉/马俊河      摄影:马俊河
 
这是家乡花儿园的一棵树,据说是因为很大,四个人才能合抱,被称之为神树。其实小时候好像有很多这样的树的,村后的那棵大杏树特别好爬,夏天就跟同村的孩子们在上面栓个绳子荡秋千,或是爬到上面过家家。上了中学便少见了,以至于现在这样存活下来的竟称之为神树了。我对于家乡树木的记忆就是逐渐消退的历史。树们都不见了,有关部门只好费劲巴拉的在沙漠里种些梭梭挡挡风沙。
朋友说写这些照片配文字的东西只谈风花雪月,刚才不自觉又说到有关部门去了。那就此打住。
记得看过一个报道说一名男子与他喜欢的一棵树结婚了,而且郑重其事的举行了婚礼,并在树旁搭起了新房,要与之共同生活。这男子当然是极端爱树之人了,却不知他是否对于所有的树都抱有爱惜之情。当然这是发生在西方的故事,中国似乎没有合适的土壤让一个男人爱上一棵树。
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下辈子我要做一棵树 ——没有离别 没有改变 
就算枯朽 也不会离开我熟悉的一切 。。。
还有一段话说” 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刚学韩语时看的一部韩国青春偶像剧里面的女主角也说她想来世做一棵树。。。
想做树的人如此之多树却越来越少,大概是怕受砍伐之苦纷纷放弃了理想吧。
 
马俊河文:
 
这株大树,是株榆树,长在永昌到雅布赖镇之间的公路旁边,民勤县的花儿园乡现在称之为红沙岗的地方。这株树要4个成年人才能合抱得来,树身粗壮,树冠庞大,或许是因为年龄久远了,有人在上面挂了红布,在下面还有烧香的痕迹,看起来是因为啥事儿对这株树顶礼膜拜了,姑且就称之为花儿园神树吧。
长了这么大,头一回走到花儿园。在没有到花儿园之前,我一直对这个名字很好奇,翻开民勤地图,地名多带湖、泉、井这样的字眼,叫园子的不多而且还是花儿园。那时间,想象中的花儿园应该就是地如其名了,满世界的花儿在风中摇曳,蝴蝶、蜜蜂还有那些不知名的虫子在花儿间流连忘返。蓝天上的云朵,随着风儿在起舞,一片安乐祥和。
现在,我来到了传说中的花儿园。眼前所见,现状很难使我和花儿园这个梦幻般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沙丘戈壁,在太阳的炙烤下,沙土地的颜色显得有点发红,地面上非常稀疏地几株野草面露黄色。想到现在将这一片地方重新规整命名为红沙岗,倒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早在上世纪70年代,这里还有山有水,盛夏时也有鲜花朵朵。而如今,山还在,水无影,这个靠近巴丹吉林沙漠的花儿园成了危害民勤的一个重要风沙口。疾风带着巴丹吉林的沙粒,肆意狂奔在这片裸露的平原上,几株干枯如柴的碱柴稀稀落落地躺在荒漠里,无力地阻止着风沙。
这一片近乎不毛的戈壁滩的地下,却拥有储量不小的煤层。在几年前,花儿园开始开采煤,形成了五一等大型煤矿。煤矿是当地的财富,但是工地却是形成沙尘暴的源地。
TAG:人行 沙漠  (责任编辑:沙漠里的鱼)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沙漠二人行——我的师承

    摄影:马俊河 我的师承 文:马汉蓉 扳指算来竟已做了七年的老师,命书上说七是我要防...

  • 沙漠二人行--路

    离家这么多年,上学工作都路途遥远。若干年间每逢放假,便不断在路上奔波,内心也跟着...

  • 沙漠二人行

    短短的一个暑假竟有这么多人慕名而纷纷来到我的家乡,是工作也罢,是理想也好,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