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栏 > 林俐 专栏 >

丝路风—消失的海子

时间:2010-06-04 18:53来源:mslamli.wordpress.com 作者:林俐 点击:
王倩小妹妹说这是:我的海洋。 当5岁大的王倩小妹妹,提着一个灌得半满的塑料瓶来到我跟前说:这是我的海洋。我心头感到莫名的暖呼呼。 小女孩以她的想象力,在空的两升装雪碧瓶里,放了水,里头置了两朵塑料玫瑰花,看似那种点缀在生日蛋糕上的假花,加上星星点点的彩

王倩小妹妹说这是:“我的海洋”。

 

      当5岁大的王倩小妹妹,提着一个灌得半满的塑料瓶来到我跟前说:“这是我的海洋。”我心头感到莫名的暖呼呼。   

      小女孩以她的想象力,在空的两升装雪碧瓶里,放了水,里头置了两朵塑料玫瑰花,看似那种点缀在生日蛋糕上的假花,加上星星点点的彩色小珠子,两三颗沙枣,构成了她的海洋世界——“这是小鱼,那是大鱼….”她说。

      没有见过海洋的她,幻想着色彩缤纷的鱼儿在那瓶清澈的水里,绕着玫瑰珊瑚,游来游去。民勤大部分的孩子们,别说没见过海洋,就连河流、泉水和湖,都像是古老传说里的景象。   

      打开民勤的地图,我看到许许多多的地名有着海子的影子——白亭海、白茨海子、青土湖、梭梭湖、头道湖、马王庙湖、车头湖、铧尖湖……但这些地方,今天都滴水不剩,而是一片汪洋沙海。   

      曾经覆盖约400平方公里的青土湖,据说当年往里一捞就能捞到鱼儿的海子,今日只有散落在沙地上,见证过其存在的贝壳,躺在艳阳下静静地被风化。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连这丁点能够证明海子曾经存在过的证据都会随风而逝。  

      今天在往青土湖去的路上,我虽然早就知道,在红崖山水库建成1年后,经历多年逐渐萎缩的青土湖,终于在1959年彻底消失了,但我还是期盼着看到那怕是一小片的沼泽或浅水坑也算是一种慰藉。   

      当我看到“青土湖保护区”的标志出现在眼前时,我意识到,我乘坐的车子正滑翔在青土湖面上,而一条通往内蒙的公路把名存实亡的湖“水”破成两半,像摩西拿着木杖,把红海划开,让出一条通道给追随者逃出生天那样,这条公路带我走进了湖的腹心。   

青土湖里的贝壳在艳阳下开始风化。

 

      公路两旁曾经的青青湖水化成了沙地,虽然以前长在湖畔边上的芦苇还坚韧地在沙地里随风摇摆,贝壳在风沙中游动着,但我不再存有任何假想了。   

      青土湖处于民勤县的最北端,是两大沙漠(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合拢的地方,也是县内沙漠化最严峻的地方。附近一带往日有过“湖区”的称号,是古代兵家相争的绿洲水源之地,是当年农耕繁荣的富足之乡。经过数百年的开发,再开发,又开发,湖在操劳过度中衰老、死去。   

      目前,青土湖边上的村庄煌辉,人口只剩下不到100人。李家大哥说,数年前,在政府搬迁计划下,原本500多号人的8个生产队,只留下了一个。搬迁原因是地下水在湖水蒸发后过度开采,导致水质矿化度过高,变得又苦又咸,不适合人或牲口饮用,生存问题受到了威胁。而且沙漠化的土地已经无法支撑大面积的农耕。   

      李大哥是为数不多留下的农户,为什么留下呢?“我也不知道政府是如何安排的,可能我的家靠近马路吧,不够偏僻。”搬迁计划给他最大的感触,不是生态环境或生计的问题,而是:“孤独啊。亲戚朋友们都走了,村子变得太安静了。”他说。   

      他和妻子侍氏,以及年老的父母,依然耕种着适合用盐含量过高的水灌溉的棉花和茴香,饮用水则每五天发放一次,用木推车装着铁桶去搬运;据说,这里的人泡茶时都会在里头加把糖,掩盖苦涩的味道。   

“压沙”——用麦秆埋在沙地里,形成多个小方格,阻止沙流动。

 

      每年春天他们被组织到青土湖沙漠地带种植梭梭树,减轻风沙对邻近地区的侵袭;秋天则到沙漠里去“压沙”——用晒干的麦秆在沙地里埋成多个小方格,好像在沙漠里筑起田方块一般,为的是阻止沙子流动。这两个都是春种和秋收的农忙季节,但是务农和治沙两边的活都不能丢,因为这两者是息息相关的,唇亡齿寒。   

      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生活是常态,从有记忆以来,生活就是在风里来沙里去的,年年治沙,年年来沙尘暴,已无法分辨环境是在恶化还是恒古的自然现象,他们有点麻木了。   

      而生活在民勤南部,水源还相对较多的县城里的小王倩,她也不懂什么是沙漠化生存,只知道向往水世界时,可以盯着自己的“瓶装海洋”乐一乐。   

      正在上幼儿园,喜欢画画的她,还常常用彩色笔勾画雨点、河流、湖水;假以时日,她会认识到沙漠化生存是不正常的,到时,也许她会选择追随那些逃离民勤的人,又或者加入目前民间已经开始的拯救民勤行动。但愿她是民勤的未来。   

      写于2010年5月31日   

今天的青土湖,一条公路把其割成两半,沙坡取代了湖波。

 

=

用来拉水的木推车放在青土湖边上,煌辉村,李家的院子里。

 

煌辉村李家的屋子里,大炕床是起居睡觉多用途的空间。墙上贴满了小孩的奖状,是李家的骄傲。

 

TAG:海子 消失 路风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丝路风—沙漠游子回家的路

    马俊河与相差四岁的哥哥,自小在父亲严厉的管教下成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不折不扣...

  • 丝路风—图集:民勤印象

    不知不觉就在上路后的第一站民勤,呆了两个星期。按我目前移动的速度,都不知何时何日...

  • 丝路风—曾铁匠的生意经

    民勤人特别注重孩子的教育,视其为让下一代走出去的车票。 朋友们叫他曾铁匠,但他可...

  • 丝路风—与风沙共舞

    民勤年均风沙天气139天,其中37天为沙尘暴天气。 民勤人有多种方式形容风老风、黄风、...

  • 丝路风—民勤印象

    中国甘肃省的民勤县正面临着严峻的沙漠化问题。梭梭是当地人用来防风固沙的植物,大面...

  • 丝路风—写在上路前

    1.写在上路前 从今年4月初辞职到我终于定下上路的日子,一个多月匆匆过去了。 在那段...